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最近想动笔写压切宗和吕云……。
然后随便附上自己指甲油的试色。

cp观不同难道就不能好好相处了吗

说的有理,希望不要有人再跟我说BA好吃怎么怎么样,快滚,烦死了

林乔夕忙炸炸哭唧唧:

这真是极气的……(颤抖)
不针对任何人,不黑不撕不掐,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说。
讲真,我认识的人里跟我萌不同cp的不少,但相处都是没问题的,知道彼此的好恶不去捅对方雷点、不给对方塞他不吃的,这就没问题啊照样可以做朋友。
“这个太太感觉棒棒的/似乎不错可惜她萌的cp我不吃”,这样也是完全可以理解、并且没有任何不友好的意思的啊。也有时候一个太太萌的cp我不吃,但是我会吃她的其他东西,比如个人向。把一个人在某一个cp上给你的印象当做他整个人的写照,这是极端不合理的。对我而言,“我不吃她萌的cp”绝对不会代表“我否定/讨厌她”。
不认识的人也是,圈子里谁还没有个拆家对家雷家,各自圈地自萌就好了,相互理解、相互尊重,意外遇到雷的就合理规避,这样不好吗?比如正确地打tag、明确写明cp、写好说明警告和分级、不把肉图直接放在第一页,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如果在应该是自己cp安全范围的地方踩到雷,比如有人打错tag的情况,上去友好地提示一下也没什么不对的吧,双方都没有恶意,完全可以好好沟通的啊。
萌cp这玩意,我觉得就像吃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人不吃茄子,有人不吃韭菜,有人不吃鹌鹑蛋。我爱吃茄子,但也不会跟不吃茄子的人整天念叨茄子有多好吃,更不会逼他吃。我不吃鹌鹑蛋,你吃不吃跟我没关系,你要是喜欢吃对我而言也不过就是“我们这方面喜好不一样诶”,只要你不比我吃我对你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而你不吃韭菜,也不必认为世界上所有爱吃韭菜的都是丑恶的异端,更没必要硬要塞进嘴里然后对着爱吃韭菜的人大骂其难吃。
最后想说,不管萌什么cp,我们都应该相互理解和尊重,给彼此一点空间,也让整体的同萌环境能更加和谐一点。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如果您赞同这些观点,烦请您动动手指扩一下,我实在是不想再见任何两个圈子之间撕起来了……


(再次申明我发这种东西跟我吃什么具体的cp没啥关系,像之前cp文里的角色tag的……实际上快要占领角色tag的是我吃的cp,但是真的觉得那样对想吃无cp的姑娘很不公平。)
大家安好。

一个脑洞

脑洞。

甜品诚可贵,猫咪价更高。若为赵禹哲,二者皆可抛。

唐昊抱着这么个信仰,在营业高峰即将到来的时候拍下了赵禹哲的最新写真集。脚边的狮子猫甩了甩毛绒绒的大尾巴,慢慢悠悠的踱步出去招待客人。

糖糕甩着大尾巴引着客人到空位置上,轻车熟路的把菜单送到客人手里。店里没有服务生,硬说的话只有糖糕一只猫算的上服务生。唐昊则负责制作甜点和各类饮品。

之所以这么分配完全是因为唐昊想要把更多的时间用来摸鱼。摸鱼通常等于痴汉赵禹哲,刷刷论坛刷刷贴吧刷刷微博刷刷lof顺手收集一下赵禹哲最近的新图关注一下赵禹哲的新剧和赵禹哲最近的生活。唐昊就是这样,活生生一个赵禹哲小迷弟。

赵禹哲在娱乐圈算的上一个新星,出道几年有过大红大紫的日子,也有平淡毫无波澜的时候。满打满算算得上一个二流影星,不过演技算得上一流。因为从来不拍青春偶像剧,所以迟迟没有进入大众视野。唐昊才不管那么多,他就是喜欢赵禹哲那张脸,清清亮亮的声音和少年的张扬。

营业的高峰期过了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平静。唐昊抱着糖糕,躺在太妃椅上打盹。糖糕的毛又长又软,抱在怀里就跟抱了个大毛球一样,软软的,舒服的不行。糖糕也是好脾气,唐昊这么蹂躏他也没发过脾气,顶多吃饭的时候多吃几块肉犒劳犒劳自己。

门口挂着顾客送的风铃,一推门,风铃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趴在唐昊身上的糖糕抬头看了一眼,喉间发出呼噜的一声,又趴了下去。唐昊连眼睛都懒得睁开,闷哼一声,声音里夹着午后的慵懒。

“没看见现在暂时歇业么,我要睡觉,下午再来吧。”

戴着黑框眼镜低调出行的赵禹哲尴尬的站在门口,手足无措。

说好的这里的服务员很好脾气也很好调戏的呢??????你在逗我?????



附赠。
赵禹哲:我……我想要那个草莓慕斯。
唐昊:不卖!那是我留着晚上给自己吃的!
赵禹哲:???????????

周泽楷:澹台翀
phx:感感,鲜奶
后期:妖粥

谈个恋爱吧♪

知道你们不吃性转所以我偷偷的嘿嘿嘿——
不打tag
韩文清x叶秀
半个小时的产物。手速超群。










韩文清觉得最近的叶秀特别不对劲,具体表现在近期的领地争夺都很少来了,一般都是方锐或者魏琛再不然就是唐柔出来抢。这种状况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叶秀不出马的争夺那就是兴欣出来看耍猴的。

当然发现这个事情的不止韩文清一个,但是像他这么上心的绝对就只有一个。他知道叶秀晚上在哪儿住,有时候他晚上干完架太晚了懒得回家的时候就会去叶秀的出租屋住一晚上。但是这几天出租屋都没人回来,韩文清觉得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周五放学的时候韩文清在小公园抓到了叶秀。叶秀本来想跑的,结果韩文清力气大,她扭不动,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

【这两天你干什么去了。】

【不关你事啊快放姐下来,姐还有事呢。】

【有什么事还能晚上不回家?】

【你监视我啊!】叶秀很不开心,【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你玩失踪都不告诉我一声,我监视一下还得告诉告诉你?】

韩文清这次真的生气了,直接把叶秀扛回家了。掏钥匙开了门,进了房间把叶秀扔床上。

【给你个反省的机会,不然别逼我不给你面子。】

【呵呵你还想强我啊怎么着?】事到如今叶秀也不在乎了,爬起来坐好抬头跟韩文清对视,【我就不告诉你怎么着了吧。】

【你确定?】

韩文清挑挑眉,上床压住叶秀,把叶秀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一下。腿还特意压住叶秀的两条腿,防止人乱踢。

【韩文清你要点脸!】

叶秀没法动弹,红着脸朝韩文清吼。衣服在挣扎的时候开了个扣,露出大片皮肤。

【你说。】

韩文清是铁了心了让叶秀说出她最近的行踪,叶秀怎么样他都绝不放手。

【你烦死了!我说行了吧!我这两天打工呢!】

【在哪儿打工连家都不回了?嗯?】

【我说了你不准生气。】

【看地点。】

【……酒吧。】

【你说什么?】韩文清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手上的劲不自觉就加重了几分,【你给我去酒吧打工,你他妈的知不知道你不能喝酒?】

【我知道啊,但是酒吧的工资高啊,而且想干多久都行。你紧张什么啊我又不是陪酒小姐!我在那儿弹钢琴!】

【你还会弹钢琴?】

【会啊,我以前学过。用来凑数是绝对没问题的——哎老韩你干嘛啊你别扒我衣服——】

韩文清腾出一只手,直接撕开了叶修的上衣。上衣穿的是衬衫,扣子又不紧,一拽扣子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没了衣服的阻挡叶秀整个上身露在外面,唯一的遮挡物就是件bra。白皙的小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血痕,沿着腰部直接划到了大腿。

【谁干的。】

韩文清的手指抚上去,沿着血痕向下滑。手指上的茧子划过皮肤的时候酥酥麻麻的,叶秀一个没忍住就叫出了声。

【是……是一个客人……嗯啊……老韩住手啦……本来向让我喝酒……嗯……啊……结果我不同意……一动手酒瓶子碎了……就……就划到我了……韩文清你给我住手!】

【长什么样。】

韩文清摸够了就收手了,衬衣是彻底不能穿了,韩文清就干脆拿了被子把叶秀整个裹起来。叶秀被韩文清整的难受,没好气的回答:

【我教训过了。不记得长什么样。】

【那你还敢去?】

【我急着用钱啊!不然我去哪儿要钱啊?我还能抢劫么!】

【要多少我给你。】

【别扯淡,你给我钱我拿去买东西还有意思么,】叶秀翻了个白眼,裹紧了被子,【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吗……然后我知道你特别喜欢一款手表就想买给你嘛……不过手头的钱不够就只能去打工了,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就差不多嘛……停别生气,你又皱眉!】

【我不用你买,你也别去打工,】韩文清搂住叶秀,让人靠着自己,【你在我身边就成了,别的我都不要。】

【老韩你可真会逗小姑娘乐。】

【你终于承认你是小姑娘了?】

【我也没否认过啊——】叶秀掀了被子,整个人钻老韩怀里,【我就是想让你开心点。】

【下次别这样了,我担心。你要是真想让我开心,我这儿还有一个办法。】

【不跟你做。】

【哦。】

韩文清冷漠。韩文清扑倒了叶秀。韩文清准备扒衣服了。

【陪我睡也成。】

【有病吧你你哪次来我这儿不是跟我抢床的?】

【那今天也得抢。】

【放开我我要去打工——】

【呵呵,做梦。】

韩文清居高临下的看着叶秀,扯出一丝冷笑。

【……。】



【睡觉啦————————————猜猜他俩干啥啦————————————】


第二天早上是叶秀先醒的,睁开眼就是韩文清的睡颜,叶秀没忍住,上去亲了一口。

【醒了?】

韩文清睁开眼睛。他本来就醒了,不过他在等着叶秀的早安吻。怀里的姑娘眨眨眼,点了点头。

【醒了就起来吃饭吧,想吃什么,喝粥?】

【好——】

叶秀跟着韩文清起了床。昨晚上韩文清帮她换了睡衣——其实也就是老韩以前的一件白T——腿到是没穿睡裤,叶秀自己不喜欢,韩文清也就没帮她换。

韩文清捡起地上的衣服套上,穿着拖鞋打着哈欠走到了厨房准备开火做饭。叶秀整个人蜷在沙发里面,看着无名指上亮闪闪的东西,对着厨房里的韩文清喊:

【老韩——】

【干嘛——】

【我喜欢你——】

【我也是。】

韩文清没有喊回去,只是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阳光透过玻璃照在韩文清左手的无名指上,闪过一抹耀眼抹光芒。


END♪

日常脑洞。
大概唐昊中心cp没想好可能是除了唐昊大家都是脱团狗【。
唐昊是呼啸杂志的御用model,除了帅什么也不会,唱歌跳舞啥的什么也不会,不过因为高颜值偶尔也会在某些大牌的MV里做做客串什么的。
没啥剧情,日常撕逼和扯淡【……主要就是想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帅气的唐昊而已,仅此而已。
当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苏的江波涛也会写,别看了我不吃糖浆或者江糖没有粮我才不吃!
然后安静的滚走背法制史【。

话废与中二

脑洞,不知道会不会更新。
虐狗日常。




中二坐在自己的课桌上,左脚脚尖勾着自己的拖鞋,右脚则什么也没有,随意乱晃,试图引起话废的注意。

“傻逼。”

“少年你很叼哦,很好你现在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中二踢掉左脚的拖鞋,赤着双脚从桌子上蹦下来,走到话废面前,“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样的男人。”

“我以为第一个是你爸。”

“才不是,我爸可不会骂我傻逼,他一般都打我。棍棒下出教育,懂?”

“打傻了吧,”话废配合的翻了个白眼,一把拉过中二,让人跨坐在自己腿上,“脚凉不凉?”

“还成。昨晚做梦自己拯救世界,做梦做爽了今早就起晚了——”

“所以就穿着拖鞋来了?”

“英雄穿什么都可以,毕竟可是HERO——”

“傻逼。”

单手按住人脑袋,与对方来了一个绵长的吻。舔舔嘴角,话废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傻点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这样大概就不会有人跟自己抢了。

“我饿了啦——要吃饭——”

“吃屎吧你。”

一个周唐脑洞。
平行世界。
小周是病人,被关在隔离病房,窗户是磨砂的,看不到外面。
昊昊是一个小士兵。
两个人是从敲玻璃聊天开始的。两个人琢磨出很多暗号。小周每天都要接受治疗。但是能听到敲玻璃的声音他就特别安心。
直到有一天玻璃声断了,再也没有响起过。
完了【。

好无聊哦好想粉hei粉hei全联盟哦

1.
孙翔:叶修你长的真丑

叶修:没你丑

2.
唐昊:王杰希你这么有能耐你怎么不上天呢!

王杰希:喻文州会打我的。

3.
喻文州:微草幼儿园。王院长辛苦了。

王杰希:蓝雨和尚庙。喻方丈也辛苦。

4.
我想变

我想变成唐昊

我开心时

成了总裁

我不开心时

成了国足

5.
黄少天: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卢瀚文:但是你有我这样的爸爸!

6.
杜明:大海啊

吕泊远:都是水!

吴启:队长啊

方明华:都是腿!

孙翔:副队啊

周泽楷:嘿嘿嘿

7.
郑轩:回来了?老规矩。

于锋:暗号,我懂。

郑轩:天王盖地虎!

于锋:黄少小公举!

郑轩:天道好轮回!

于锋:周队饶过谁!

郑轩:善恶到头终有报!

于锋:韩队路上捡钱包!

郑轩:别低头,野图b会掉!

于锋:别流泪,叶不修会笑!

郑轩:党员同志!

于锋:哎!

8.
刘小别:薄情儿你能不能别天天po自拍?谁给你的自信?

袁柏清:如果你拥有和我一样的五官,你就会和我一样的自信。

9.
张佳乐: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雾霾天,我牵着你的手,你却看不到我。

孙哲平:张佳乐你他妈的牵的谁的手?!

10.
江波涛:好的现在让我们连线一下前方记者。叶神,您能听到么?

叶修:到哥啦?哎小江你昨晚——

江波涛:(掐断)对不起因为前方记者被地铁带走了所以我们的前方记者被迫中断了连线。下面我们来连线另外一位记者。黄少,你那里能听到么?

黄少天:哎呦哎呦,到我啦?我跟你说啊,哎呀这个地铁的事情不能长话短说,我就用脱口秀的形式来给电视机前的您来说一下吧——

江波涛:(掐断)这位记者跟上一个记者坐的同一班地铁。

11.
孙翔:爱我,别走,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唐昊:(面无表情)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结束天长地久。

12.
肖时钦: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叶修:我们一起来做成烤鸡心

张新杰: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喻文州:这里的基佬九连环

王杰希:小江我们好好唱歌,不要跟那些人一样。

江波涛:王队我会的。

王杰希:爸爸

江波涛:哎~

13.
一期:一期前辈是朵花

二期:二期前辈顶呱呱

三期:三期不走寻常路

四期:四期人才辈出时

五期:五期颜值没话说

六期:六期居家好帮手

七期:七期不熊有目标

八期:八期个个小天使

九期:九期比十大个一

十期:楼上你们快退役

元旦了送你们一个周唐

拼字的成果(๑•ั็ω•็ั๑)
又一次成功的碾压了花生
嘻嘻嘻
我不会说上海话还是我朋友告诉我的,有错误的话请不要大意的鞭打我基友谢谢(。

晨练以后的周泽楷一般喜欢去家门口的早餐店吃小笼包。要上一屉刚出锅的小笼包,趁着热气咬上一口,汁水被面皮完全吸收,但是又不干涩,香味在嘴里散开,然后再配上一碗小米粥,生活简直不能更美好。

然后周泽楷遇到了唐昊。

唐昊那个时候刚从b市出差回来,大包小包的赶回了s市,一进门就喊饿。周泽楷咬着半块榛子酥,张着嘴看着直接闯入民宅的唐昊。唐昊把装b市特产的那个包扔给周泽楷,顺便抢了剩下半块榛子酥。

“看什么看!我来避难的。这几天不回n市,在你这儿住两天。”

“哦。”

周泽楷愤愤不平的看着仅剩的半块榛子酥被唐昊咔嚓咔嚓吃了,把怀里的包搂紧了一些。

两个人暂时算结束了异地恋,住在一起享受了一下同居的生活。每天早上周泽楷起来的时候,唐昊在睡觉;晚上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唐昊占着周家的大电视机愉快地打游戏;半夜周泽楷准备收拾收拾睡觉了,唐昊已经开了一包薯片和一瓶可乐准备看电影了。

等等你是不是太悠闲了???

当然周泽楷不会这么说,他只会在心里默默的刷着弹幕,然后一边画圈圈诅咒唐昊被他干的下不来床。

时间长了周泽楷彻底受不了了,他觉得他太放纵唐昊了,他要剥夺唐昊的人权。周日大清早不到六点,周泽楷就一脚把唐昊踹下床,揪着人衣领子直接扔进卫生间。唐昊还有点懵逼,直到冷毛巾啪的糊到脸上的时候,唐昊清醒了。

“我操周泽楷你他妈的大清早发什么神经!”

“晨练。”

“晨练你他妈的自己去啊!叫我起来干什么!”

“一起。”

“滚犊子!老子不干!老子要睡觉!”

“……”

周泽楷不是个爱说废话的人,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唐昊,静静的,静静的,直到唐昊被看的心里直发毛。

“你赢了。麻痹。给我十分钟。还有啊我没有运动服,你借我套。”

“嗯。情侣款。”

等唐昊看到周泽楷所谓的情侣款的时候,唐昊在想是不是平时他太宠着周泽楷了。真他妈的是情侣款,粉红色的。呵呵。

鉴于唐昊强烈反抗,周泽楷只好恋恋不舍的收起粉红色的运动服,拿出了套黑色的给唐昊。周泽楷自己是白色的那件,唐昊看了看这个颜色搭配,觉得还不错。

不是说穿黑色的都是攻么。

昊昊你这么说的话你肯定没有看过k,里面小白其实是攻。

周泽楷的晨练很简单,从家跑到公园,围着公园跑两圈就回家。全程下来也就半个小时,不多不少。唐昊也是个注意锻炼的主,周泽楷晨练也就不用刻意慢下来等人,两个人锻炼的时候都不愿意说话,两人一人一个耳机一个耳麦听歌。

半个小时过得挺快,周泽楷因为拉了唐昊下来心情大好,决定邀请唐昊吃他最喜欢的小笼包。唐昊一看周泽楷又往那家早餐走,心里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又吃小笼包,这人怎么就吃不腻呢。

店家认识这个每天早上都来他家铺子吃饭的帅气的小哥,今天看着又多了一个帅哥,心里估摸着大概是他的朋友。热情的招呼人坐下,还没开口说“今天还是那几样对吧”,唐昊就抢先了。

“两份豆腐脑加辣,一份要葱花香菜一份不加香菜。然后来五根油条两个茶叶蛋,一碟小咸菜。”

嗯我家昊昊还记得我不爱吃香菜。

嗯不对啊卧槽我不想吃豆腐脑?!

卧槽豆腐脑为什么是辣的?!难道不是甜的么?!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老板就记了单子去备餐去了。一脸委屈的看向唐昊,唐昊立马低头玩手机假装没有看到。

唐昊你药丸。

这些东西都是做好的,上餐上的很快。唐昊特细心的把那碗没有香菜的豆腐脑推到周泽楷面前,然后在自己的那碗里又加了一勺辣椒油。

“吃啊,别光看着我吃。我不好意思。”

“呵呵。”

周泽楷拒绝这份豆腐脑,周泽楷啃着油条一脸愤怒,周泽楷决定要一份小笼包安抚自己受伤的心灵。

“是男人就别怂,吃了这碗豆腐脑来世还是我男人。”

卧槽,太恶毒了。

周泽楷觉得唐昊真是越来越无耻了,简直没有下限,简直无赖,太心脏了。

然后周泽楷被辣椒呛到了。

“伐后切。”

“啥?”

跟一个上海人谈恋爱并不意味着就能掌握着上海话,对于突然蹦出的上海话,唐昊是懵逼的。不过唐昊本能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因为周泽楷已经要了一份甜豆腐脑。

甜的?!

唐昊实在是不能理解这清汤寡水,啊不对,哪有汤啊,就是浇上糖水的豆腐脑有啥好吃的。豆腐脑本来就没啥味,加甜的,多恶心啊。

不过他没敢说,他太困了暂时打不过周泽楷。

“后切。”

虽然没有吃到小笼包,不过能吃饭一份甜豆腐脑也是不错的。周泽楷心情大好,吃饭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用唐昊的话说,就是帅。

太他妈的帅了!我都忍不住夸他帅了!

周泽楷被盯得发毛,抬头一看就看见唐昊直勾勾的看他。左手抓着半根油条,右手拿着勺子,嘴边上还有红彤彤的辣油。周泽楷轻笑一声,托腮用不大不小周围刚好能听到的声音来了句:

“侬四伐四港?”

“啊?”

唐昊懵逼。老板听到一句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唐昊转头一脸懵逼的看老板,老板就转过头捂着嘴笑。

“你说的啥。”

“没。吃饭。”

“卧槽你这个人。”

唐昊生气了,唐昊吃了自己的豆腐脑,然后夺过仅剩的一根油条吃掉了。拍拍肚子一脸挑衅的看周泽楷,却发现人从善如流的要了半屉小笼包。

日。

接下来就是唐昊看着周泽楷吃饭了。周泽楷吃的慢,一个小笼包得三四口才能吃完,还得细嚼慢咽。换成唐昊那基本上就是两口一个不带眨眼的。甜豆腐脑配小笼包不是个好搭配,不过周泽楷不太在乎,他刚才成功让唐昊吃瘪,心情好着呢。

等周泽楷吃完了,唐昊的ll都快打完5首歌了。心情不错的周泽楷在人手机上轻轻一点,然后摸着肚子听着对方大呼“欧皇!麻痹单抽ur!周泽楷你为什么这么叼!”。擦了擦嘴,付了钱,拽着捧着手机傻笑的唐昊离开。

“回家。”

“哎呦卧槽周泽楷你太牛逼了,单抽啊!单抽!单抽出ur!我卡里唯一的ur还是签到送的啊!以后得十一连就麻烦你了啊!果然欧洲人就是不一样啧啧啧啧长得帅这个地方都有特权……”

“昊。”

“嗯,干啥?”

“喜会侬。”

“咦,你说啥?你能不能不要说上海话啊我听不懂。”

“没。”

拉住唐昊的手,在人侧脸落下一个亲吻。满足的看着人面红耳赤,心里盘算着今晚回去干几次比较合适。

干到唐昊哭好了,然后明早去吃小笼包。

周泽楷笑着,扣紧了唐昊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