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清明节——无题

*王昊only
*大仙(?)王杰希x白仙唐昊
*部分设定出自三老爷的《幽冥诡匠》
*我反正写了半天也没觉得这两个人是谈恋爱(。

鬼节有三,清明中元寒衣节。王杰希最不爱过后两个,尤其是中元,倒也不是别的,只是老话有谈“农历七月鬼门开”,中元时逢七月十五,家家户户多少要祭祀招待鬼怪。人气足、恶鬼“抓交替”也就多,光王杰希住的这片,年年因为这个丧命的少说也得有一两个。这个时候胡同里面的王大仙就成了忙人,三天两头朝外跑,碰上猛鬼恶鬼,还免不了一场精神压力上的恶斗。

不过话是这么说,心里面百般不乐意,那也得硬着头皮做下去。再者,不做事哪儿来的钱养家糊口赌石买鸟?想当年和盘口的林老板学的一身本事,也注定要靠这个吃一辈子饭。也好在王杰希不是一个人,小徒弟天资聪慧,一点就通不必多言,另外一个,就是跟王杰希在这俗世里斗嘴帮忙了十几年的仙家之一——唐昊。

北方民间有五大仙一说,若是按分类,唐昊当属白仙的范畴。白仙其实就是刺猬,因为能进财、防病,在平民百姓家供奉的不算少。再加上供奉白仙一般不用做仪式,直接写上供奉即可,林老板早年也在自己的盘口内供奉白仙。但对于王杰希而言,唐昊这只刺猬似乎并不属于需要供奉的范畴之内,与唐昊合作像是“出马”,但是事后只要管吃管住管玩闹,刺猬也没别的怨言。倒也省心,毕竟王杰希可不是有那种闲工夫管东管西的人,尤其是闹腾起来的唐昊,王杰希就算是想管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也是应了时节,B市旱了小半个月,在清明到来之前终于下起了点小雨。虽说不过湿湿地皮的毛毛雨,不过最起码一场春雨也或多或少带来点生机。恰逢清明祭祖,丝丝细雨也给扫墓的人添了几缕忧愁。

——或许说这也给王杰希添了点忧愁。

清明的雨来的悄无声息,雨滴足够小,可架不住接连几日这么下下去。王杰希算了算,这已经是第三日的阴雨天了,本是想挑着中午至阳时替隔壁家去去晦气,然而天公不作美,天迟迟不放晴,应承下来的事也只能一拖再拖。有些事可以推迟,但有些事拖不得,王杰希生怕时间一长,阴气太重有鬼趁虚而入,等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普通做做法事就能解决的了的。

王杰希发愁,愁的半躺在摇椅直晃悠。唐昊可是不乐意,这摇椅是他平日里休息的地方,被王杰希一占去他就只能窝在垫子里面了。硕大的白刺猬顺着王杰希的裤腿爬人腿上,抖抖一身刺对着王杰希警示。王杰希哪儿还管这个,像摸猫似的伸手挠挠唐昊的下巴,三两下就把唐昊挠的没了脾气,在王杰希怀里舒服的呼噜呼噜直哼哼。

“爷,外面有人求你出面帮个忙。”

王杰希有个习惯,晌午这段时间不见人不帮忙,除非是定下来非得趁着至阳之时,否则谁请都不成。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刺猬怕光怕热,就算是唐昊这样修炼的有点道行的,也架不住天性,每每到晌午就躁的不行。本是想听到就拒了,却瞧着来传话的刘小别杵在那儿半天,好像还想说点什么。

“怎么,还有别的事?”

“爷,我说了您可别上火,”刘小别凑上前,附在王杰希耳边压低了声音,“这次来的这个人是‘老狐狸‘介绍来的,说这天底下能治的不多,您算一个。”

本来在王杰希怀里卧的好好的唐昊一听“老狐狸”三个字,一瞬间精神抖擞,晃晃身子跳下去就想跑。也亏着刘小别眼疾手快,猫身捞过刺猬一把扔进防伤人的布袋子里。

“跑啥,别怂啊唐昊。”

王杰希撑着头寻思,老狐狸放走生意不做把人介绍到他这儿,要么是真的做不来,要么就是想坑他,按照那只狐狸的性子,两者皆有才是最有可能的。王杰希就算不想管,眼下人已经到了这儿,再赶出去也不是他的作风,索性就破一次规矩,叫和唐昊玩闹的刘小别停下来,要人去给前面那个人传话,要他等半柱香,半柱香之后准时出现。

“那老狐狸怕不是想打你主意哦。”王杰希捞出袋子里吱吱乱叫的唐昊,抱怀里哄着。

“……小混蛋,收收刺,扎着我了。”

说是半柱香,实际上也没人等太久。唐昊不方便在生人面前露面,王杰希也就找了只大鸟笼,连骗带哄把人塞了进去。外面不透光的长布一盖,普通人就是睁大了眼也不会知道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从后院出来,撑着伞走过小院来到前堂。对方似乎等不及了,袁柏清上的茶一口没动,背着手在小房间里直转悠。估摸着也是急糊涂了,竟也没瞅见王杰希已经来了。还好守在一边的刘小别脑子转的快,清清亮亮的一声“爷”让那个人停下来了瞎转悠的步子。

“大仙,求求您救救我老婆,她……”那人看见了王杰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王杰希面前,涕泗横流说着家里的遭遇。王杰希则眉头挑挑,努力忽视掉那一声声“大仙”的称呼。

“剩下的路上再说,直接领路吧。我听小别说您把您夫人带到B市了?”

“是啊,叶神仙让我直接把人带过来,人在眼前,这样您肯定会出手相救的。”……什么狗屁叶神仙,建国前成了精的老野狐跑到H市也好意思自称神仙,就不怕掉毛?王杰希心里面愤愤不平,面子上倒是波澜不惊,而同样知根知底的刘小别和袁柏清听到这样的称呼,早就笑成一团去了。

“你俩守家,有事让‘方士谦‘出来找我。窝在树洞里那么久,早就该活动活动了。”王杰希交代了几句,就提着鸟笼撑着伞和那个人出了门。路上絮絮叨叨听那个人说了一路有的没的,听的王杰希脑仁都疼,笼子里的唐昊似乎也有这样的感受,在不大的鸟笼里面滚来滚去,撞的笼子晃晃悠悠,王杰希差点没抓得住。

“……咳,别的不说,先说说您夫人是什么时候有这表现的?”行为诡异,应该是被鬼上了身。后半句王杰希没说出来,要是真的是这样的,他就直接飞去H市暴打叶狐狸去。

“我想想……”那人听到了正事,也不乱说一通了,垂下头思考了一番,确认了才敢张嘴,“就是四天前,我跟老婆回家给老人扫墓。因为清明节我俩都回不去,所以寻思着提前给老人家烧点钱,叨念叨念他。”

这么一说,王杰希心里面也有数。八成又是不知道哪儿来的横死野鬼,没人挂念,就挑着身上阴气重的女人附身。顺手讨了女人的八字,八字轻,确实容易撞鬼。不过这倒不是什么绝对的,只能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鬼上身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男人带着王杰希从胡同里出来,又拐七拐八带进另一条胡同。带着这样的病人住旅馆确实不方便,住的偏僻点也不是坏事。只是越往里走,王杰希越能感觉到唐昊的躁动不安,白家大小是个仙家,唐昊又是道行不浅,对这类至阴至污之物自然敏感的很。王杰希稍稍和前面的人拉开距离,把伞收起,趁没人注意把手指伸进笼子里安抚唐昊。唐昊也并非不懂事理,鼻尖碰碰王杰希的手指,熟悉的味道也很快让他安静了下来。

“大仙……到、到了。”男人走的急,不长的路硬是让他走出了一身汗。王杰希甩甩头发上沾着的雨珠,提着鸟笼大步跨过门槛朝里屋赶出去。实际上还未到门口,王杰希就闻到了一股子恶臭味,推门进去,就瞅见床上有散乱已经被扯裂的绳子,而地上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布料露出地方全是伤痕,而听闻有声,女人抬起头,眼冒红光,嘴里还掉着半只死掉、已经被撕烂的灰老鼠。老鼠被扯的骨肉分离,脑浆肠子混在一起流了一地,后进来的男人看见这一幕,捂着嘴跑到院子里吐了好一会。

“既然出去了,就在外面守着吧,别让人进来打扰。我不叫你,您也别进来,要是冲撞了仙家,我恐怕保不了您夫人的命。”

什么冲撞了仙家,不过是王杰希的私心,不爱让他那宝贝唐昊见了生人罢了。那个男人恐怕也是不想再见到那老鼠惨尸,给房间关了门就跑去院子门口守着了。

被鬼附身的人遇到活人气有扑上去撕咬的行为,而此刻趴在地上的女人半天没动,只是瞪着眼恶狠狠的盯着王杰希和他手里的笼子。王杰希轻哼一声,仙家在此料那恶鬼也不好轻举妄动,索性大大方方掀了外布,开了笼子把唐昊放了出来。大白刺猬一出笼就全身竖起尖刺,弓起身子不甘示弱的和女人对视。附身的恶鬼看样子是在野外漂泊多年的老鬼,和唐昊对峙气势丝毫不降,也恐是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打算着放手拼死一博。

“好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自己乖乖离开,我就托人给你早生超度了,下辈子投胎好歹也能成个人。要是你不走,那就别说不给面子了。”

客套话吓唬吓唬,这是王杰希一贯的作风,不过他心里面也明白,遇见这种说了八成就是废话。所以在说的时候,王杰希也暗中准备好了“赤阳针”。果不其然,恶鬼并未听进半点,反而操控着女人的身体方向猛的一转,张牙舞爪向王杰希扑过去。

想挑软柿子捏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吧。王杰希稳稳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让恶鬼也有一瞬间的迟疑。而就在这一瞬间,女人的身体被一个巨物猛的撞开,重重摔在衣柜上,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按住她,小心点力气,别把人弄伤了。”撞飞女人的不是别人,是唐昊,但却不是刚才那只刺猬,而是个精壮的男青年。只见他一双红瞳闪闪,四肢修长,若是比身高怕是要比王杰希都要高上两分。一身白衣,下身绑着护腿,踩着双布鞋,扮相虽然老气,好在脸够看,也就不在意服饰了。唐昊听了王杰希的话一点头,从背后钳制住女人,让恶鬼无法动弹。

许是屋里声音太大,门外传来男人的担忧之声,王杰希也懒得搭理,取出赤阳针,对着女人右手的中指就扎了进去。白仙自古就擅长医道,而刺猬本身又是抗毒抗药的天性,天生善食五毒,可将毒素精炼为纯阳之气于刺猬刺中。这样的刺猬刺对常年在地下打交道、阴气颇重的人有恢复阳气的功效,“赤阳针”也算是因此得名。恶鬼再恶也是阴物,对于赤阳针这样的阳物终究是无可奈何。

而王杰希手上这根,正是唐昊身上掉落下来的刺。

赤阳针并没扎进去太深,只是破了点皮肉,女人就浑身颤抖,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好似多疼的样子。王杰希也知道,这是猬刺中的纯阳之气顺着女人的气血与她体内的恶鬼相撞了,鬼最怕阳物,此刻更是被阳气镇住,动弹不得了。

“要么滚出来,要么我再刺一分,要你魂飞魄散。”

王杰希扔下这句话,便也不再有动作,只是坐在一边瞧着颤抖着女人。唐昊身上的刺可不是一般的鬼怪能受得住的,好歹岁数也是王杰希的不知道多少倍,如今已经能和老狐狸那样化成人形,自然也不是什么小小崽。看女人被针定住没了再动的样子,唐昊也卸了力气,三步并两步蹿上床,靠着王杰希也跟着看起了戏。

人形的唐昊王杰希也没见过几次,心里痒痒,捞过唐昊的手,在他手心里用手指划拉着打转。唐昊还不会说话,张嘴了好几次也吐不出字,只能鼓起腮帮子瞪圆了眼气呼呼的看着王杰希。人形可比刺猬可爱上不少,王杰希抬起袖子在两个人面前略微一挡,偏偏头,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就落在了唐昊的面颊上。

唐昊先是一愣,回味过来刚要发怒,就被王杰希一巴掌拍了后脑勺。王杰希抬起下巴对着恶鬼的方向示意了下,“等会就该出来了,这等杂碎送上黄泉路也没什么意义,你当个小零食吃了为民除害吧。”

话音刚落,本来还在颤抖的女人定住不动,眼中的红色褪下,翻着白眼球。突然猛的剧烈一抖,好像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抽离了一样,身体一瘫,软软的趴了下去。而冒出的一摊黑气像是想从窗户逃脱,猛的往王杰希扑去。

守在一旁的唐昊不知何时恢复了刺猬身,从王杰希怀里一跃而起,咬住黑气,如同撕裂生肉一般将黑气撕开,尽数吞咽下肚。大白刺猬像人一样打了个饱嗝,扭着身子晃晃悠悠的钻回鸟笼里趴下睡觉了。王杰希好笑的替它盖上了黑布,把瘫软在地上,还没回复意识的女人抱上床,才给门外的男人开了门。

“过不了一会儿就醒了,别担心。等她醒了给她买只鸡炖炖补补阳气,用不上几天就身体就恢复了。——至于报酬,既然是叶神仙介绍来的,就不必给了,留着给夫人养养身子吧。”

等我跟老狐狸要去。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着下次怎么说也得狠狠敲上对方一笔。摆摆手和一边直道谢的男人道了别,踏出房门刚想着撑伞,才发现不知何时雨停了,阴了好些日子的天也终于放了晴。

“我看时候还早,唐昊,别睡了,接着去帮忙吧。”

最近想动笔写压切宗和吕云……。
然后随便附上自己指甲油的试色。

cp观不同难道就不能好好相处了吗

说的有理,希望不要有人再跟我说BA好吃怎么怎么样,快滚,烦死了

林乔夕忙炸炸哭唧唧:

这真是极气的……(颤抖)
不针对任何人,不黑不撕不掐,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说。
讲真,我认识的人里跟我萌不同cp的不少,但相处都是没问题的,知道彼此的好恶不去捅对方雷点、不给对方塞他不吃的,这就没问题啊照样可以做朋友。
“这个太太感觉棒棒的/似乎不错可惜她萌的cp我不吃”,这样也是完全可以理解、并且没有任何不友好的意思的啊。也有时候一个太太萌的cp我不吃,但是我会吃她的其他东西,比如个人向。把一个人在某一个cp上给你的印象当做他整个人的写照,这是极端不合理的。对我而言,“我不吃她萌的cp”绝对不会代表“我否定/讨厌她”。
不认识的人也是,圈子里谁还没有个拆家对家雷家,各自圈地自萌就好了,相互理解、相互尊重,意外遇到雷的就合理规避,这样不好吗?比如正确地打tag、明确写明cp、写好说明警告和分级、不把肉图直接放在第一页,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如果在应该是自己cp安全范围的地方踩到雷,比如有人打错tag的情况,上去友好地提示一下也没什么不对的吧,双方都没有恶意,完全可以好好沟通的啊。
萌cp这玩意,我觉得就像吃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人不吃茄子,有人不吃韭菜,有人不吃鹌鹑蛋。我爱吃茄子,但也不会跟不吃茄子的人整天念叨茄子有多好吃,更不会逼他吃。我不吃鹌鹑蛋,你吃不吃跟我没关系,你要是喜欢吃对我而言也不过就是“我们这方面喜好不一样诶”,只要你不比我吃我对你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而你不吃韭菜,也不必认为世界上所有爱吃韭菜的都是丑恶的异端,更没必要硬要塞进嘴里然后对着爱吃韭菜的人大骂其难吃。
最后想说,不管萌什么cp,我们都应该相互理解和尊重,给彼此一点空间,也让整体的同萌环境能更加和谐一点。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如果您赞同这些观点,烦请您动动手指扩一下,我实在是不想再见任何两个圈子之间撕起来了……


(再次申明我发这种东西跟我吃什么具体的cp没啥关系,像之前cp文里的角色tag的……实际上快要占领角色tag的是我吃的cp,但是真的觉得那样对想吃无cp的姑娘很不公平。)
大家安好。

一个脑洞

脑洞。

甜品诚可贵,猫咪价更高。若为赵禹哲,二者皆可抛。

唐昊抱着这么个信仰,在营业高峰即将到来的时候拍下了赵禹哲的最新写真集。脚边的狮子猫甩了甩毛绒绒的大尾巴,慢慢悠悠的踱步出去招待客人。

糖糕甩着大尾巴引着客人到空位置上,轻车熟路的把菜单送到客人手里。店里没有服务生,硬说的话只有糖糕一只猫算的上服务生。唐昊则负责制作甜点和各类饮品。

之所以这么分配完全是因为唐昊想要把更多的时间用来摸鱼。摸鱼通常等于痴汉赵禹哲,刷刷论坛刷刷贴吧刷刷微博刷刷lof顺手收集一下赵禹哲最近的新图关注一下赵禹哲的新剧和赵禹哲最近的生活。唐昊就是这样,活生生一个赵禹哲小迷弟。

赵禹哲在娱乐圈算的上一个新星,出道几年有过大红大紫的日子,也有平淡毫无波澜的时候。满打满算算得上一个二流影星,不过演技算得上一流。因为从来不拍青春偶像剧,所以迟迟没有进入大众视野。唐昊才不管那么多,他就是喜欢赵禹哲那张脸,清清亮亮的声音和少年的张扬。

营业的高峰期过了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平静。唐昊抱着糖糕,躺在太妃椅上打盹。糖糕的毛又长又软,抱在怀里就跟抱了个大毛球一样,软软的,舒服的不行。糖糕也是好脾气,唐昊这么蹂躏他也没发过脾气,顶多吃饭的时候多吃几块肉犒劳犒劳自己。

门口挂着顾客送的风铃,一推门,风铃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趴在唐昊身上的糖糕抬头看了一眼,喉间发出呼噜的一声,又趴了下去。唐昊连眼睛都懒得睁开,闷哼一声,声音里夹着午后的慵懒。

“没看见现在暂时歇业么,我要睡觉,下午再来吧。”

戴着黑框眼镜低调出行的赵禹哲尴尬的站在门口,手足无措。

说好的这里的服务员很好脾气也很好调戏的呢??????你在逗我?????



附赠。
赵禹哲:我……我想要那个草莓慕斯。
唐昊:不卖!那是我留着晚上给自己吃的!
赵禹哲:???????????

周泽楷:澹台翀
phx:感感,鲜奶
后期:妖粥

谈个恋爱吧♪

知道你们不吃性转所以我偷偷的嘿嘿嘿——
不打tag
韩文清x叶秀
半个小时的产物。手速超群。










韩文清觉得最近的叶秀特别不对劲,具体表现在近期的领地争夺都很少来了,一般都是方锐或者魏琛再不然就是唐柔出来抢。这种状况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叶秀不出马的争夺那就是兴欣出来看耍猴的。

当然发现这个事情的不止韩文清一个,但是像他这么上心的绝对就只有一个。他知道叶秀晚上在哪儿住,有时候他晚上干完架太晚了懒得回家的时候就会去叶秀的出租屋住一晚上。但是这几天出租屋都没人回来,韩文清觉得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周五放学的时候韩文清在小公园抓到了叶秀。叶秀本来想跑的,结果韩文清力气大,她扭不动,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

【这两天你干什么去了。】

【不关你事啊快放姐下来,姐还有事呢。】

【有什么事还能晚上不回家?】

【你监视我啊!】叶秀很不开心,【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你玩失踪都不告诉我一声,我监视一下还得告诉告诉你?】

韩文清这次真的生气了,直接把叶秀扛回家了。掏钥匙开了门,进了房间把叶秀扔床上。

【给你个反省的机会,不然别逼我不给你面子。】

【呵呵你还想强我啊怎么着?】事到如今叶秀也不在乎了,爬起来坐好抬头跟韩文清对视,【我就不告诉你怎么着了吧。】

【你确定?】

韩文清挑挑眉,上床压住叶秀,把叶秀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一下。腿还特意压住叶秀的两条腿,防止人乱踢。

【韩文清你要点脸!】

叶秀没法动弹,红着脸朝韩文清吼。衣服在挣扎的时候开了个扣,露出大片皮肤。

【你说。】

韩文清是铁了心了让叶秀说出她最近的行踪,叶秀怎么样他都绝不放手。

【你烦死了!我说行了吧!我这两天打工呢!】

【在哪儿打工连家都不回了?嗯?】

【我说了你不准生气。】

【看地点。】

【……酒吧。】

【你说什么?】韩文清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手上的劲不自觉就加重了几分,【你给我去酒吧打工,你他妈的知不知道你不能喝酒?】

【我知道啊,但是酒吧的工资高啊,而且想干多久都行。你紧张什么啊我又不是陪酒小姐!我在那儿弹钢琴!】

【你还会弹钢琴?】

【会啊,我以前学过。用来凑数是绝对没问题的——哎老韩你干嘛啊你别扒我衣服——】

韩文清腾出一只手,直接撕开了叶修的上衣。上衣穿的是衬衫,扣子又不紧,一拽扣子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没了衣服的阻挡叶秀整个上身露在外面,唯一的遮挡物就是件bra。白皙的小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血痕,沿着腰部直接划到了大腿。

【谁干的。】

韩文清的手指抚上去,沿着血痕向下滑。手指上的茧子划过皮肤的时候酥酥麻麻的,叶秀一个没忍住就叫出了声。

【是……是一个客人……嗯啊……老韩住手啦……本来向让我喝酒……嗯……啊……结果我不同意……一动手酒瓶子碎了……就……就划到我了……韩文清你给我住手!】

【长什么样。】

韩文清摸够了就收手了,衬衣是彻底不能穿了,韩文清就干脆拿了被子把叶秀整个裹起来。叶秀被韩文清整的难受,没好气的回答:

【我教训过了。不记得长什么样。】

【那你还敢去?】

【我急着用钱啊!不然我去哪儿要钱啊?我还能抢劫么!】

【要多少我给你。】

【别扯淡,你给我钱我拿去买东西还有意思么,】叶秀翻了个白眼,裹紧了被子,【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吗……然后我知道你特别喜欢一款手表就想买给你嘛……不过手头的钱不够就只能去打工了,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就差不多嘛……停别生气,你又皱眉!】

【我不用你买,你也别去打工,】韩文清搂住叶秀,让人靠着自己,【你在我身边就成了,别的我都不要。】

【老韩你可真会逗小姑娘乐。】

【你终于承认你是小姑娘了?】

【我也没否认过啊——】叶秀掀了被子,整个人钻老韩怀里,【我就是想让你开心点。】

【下次别这样了,我担心。你要是真想让我开心,我这儿还有一个办法。】

【不跟你做。】

【哦。】

韩文清冷漠。韩文清扑倒了叶秀。韩文清准备扒衣服了。

【陪我睡也成。】

【有病吧你你哪次来我这儿不是跟我抢床的?】

【那今天也得抢。】

【放开我我要去打工——】

【呵呵,做梦。】

韩文清居高临下的看着叶秀,扯出一丝冷笑。

【……。】



【睡觉啦————————————猜猜他俩干啥啦————————————】


第二天早上是叶秀先醒的,睁开眼就是韩文清的睡颜,叶秀没忍住,上去亲了一口。

【醒了?】

韩文清睁开眼睛。他本来就醒了,不过他在等着叶秀的早安吻。怀里的姑娘眨眨眼,点了点头。

【醒了就起来吃饭吧,想吃什么,喝粥?】

【好——】

叶秀跟着韩文清起了床。昨晚上韩文清帮她换了睡衣——其实也就是老韩以前的一件白T——腿到是没穿睡裤,叶秀自己不喜欢,韩文清也就没帮她换。

韩文清捡起地上的衣服套上,穿着拖鞋打着哈欠走到了厨房准备开火做饭。叶秀整个人蜷在沙发里面,看着无名指上亮闪闪的东西,对着厨房里的韩文清喊:

【老韩——】

【干嘛——】

【我喜欢你——】

【我也是。】

韩文清没有喊回去,只是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阳光透过玻璃照在韩文清左手的无名指上,闪过一抹耀眼抹光芒。


END♪

日常脑洞。
大概唐昊中心cp没想好可能是除了唐昊大家都是脱团狗【。
唐昊是呼啸杂志的御用model,除了帅什么也不会,唱歌跳舞啥的什么也不会,不过因为高颜值偶尔也会在某些大牌的MV里做做客串什么的。
没啥剧情,日常撕逼和扯淡【……主要就是想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帅气的唐昊而已,仅此而已。
当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苏的江波涛也会写,别看了我不吃糖浆或者江糖没有粮我才不吃!
然后安静的滚走背法制史【。

话废与中二

脑洞,不知道会不会更新。
虐狗日常。




中二坐在自己的课桌上,左脚脚尖勾着自己的拖鞋,右脚则什么也没有,随意乱晃,试图引起话废的注意。

“傻逼。”

“少年你很叼哦,很好你现在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中二踢掉左脚的拖鞋,赤着双脚从桌子上蹦下来,走到话废面前,“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样的男人。”

“我以为第一个是你爸。”

“才不是,我爸可不会骂我傻逼,他一般都打我。棍棒下出教育,懂?”

“打傻了吧,”话废配合的翻了个白眼,一把拉过中二,让人跨坐在自己腿上,“脚凉不凉?”

“还成。昨晚做梦自己拯救世界,做梦做爽了今早就起晚了——”

“所以就穿着拖鞋来了?”

“英雄穿什么都可以,毕竟可是HERO——”

“傻逼。”

单手按住人脑袋,与对方来了一个绵长的吻。舔舔嘴角,话废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傻点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这样大概就不会有人跟自己抢了。

“我饿了啦——要吃饭——”

“吃屎吧你。”

一个周唐脑洞。
平行世界。
小周是病人,被关在隔离病房,窗户是磨砂的,看不到外面。
昊昊是一个小士兵。
两个人是从敲玻璃聊天开始的。两个人琢磨出很多暗号。小周每天都要接受治疗。但是能听到敲玻璃的声音他就特别安心。
直到有一天玻璃声断了,再也没有响起过。
完了【。

好无聊哦好想粉hei粉hei全联盟哦

1.
孙翔:叶修你长的真丑

叶修:没你丑

2.
唐昊:王杰希你这么有能耐你怎么不上天呢!

王杰希:喻文州会打我的。

3.
喻文州:微草幼儿园。王院长辛苦了。

王杰希:蓝雨和尚庙。喻方丈也辛苦。

4.
我想变

我想变成唐昊

我开心时

成了总裁

我不开心时

成了国足

5.
黄少天: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卢瀚文:但是你有我这样的爸爸!

6.
杜明:大海啊

吕泊远:都是水!

吴启:队长啊

方明华:都是腿!

孙翔:副队啊

周泽楷:嘿嘿嘿

7.
郑轩:回来了?老规矩。

于锋:暗号,我懂。

郑轩:天王盖地虎!

于锋:黄少小公举!

郑轩:天道好轮回!

于锋:周队饶过谁!

郑轩:善恶到头终有报!

于锋:韩队路上捡钱包!

郑轩:别低头,野图b会掉!

于锋:别流泪,叶不修会笑!

郑轩:党员同志!

于锋:哎!

8.
刘小别:薄情儿你能不能别天天po自拍?谁给你的自信?

袁柏清:如果你拥有和我一样的五官,你就会和我一样的自信。

9.
张佳乐: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雾霾天,我牵着你的手,你却看不到我。

孙哲平:张佳乐你他妈的牵的谁的手?!

10.
江波涛:好的现在让我们连线一下前方记者。叶神,您能听到么?

叶修:到哥啦?哎小江你昨晚——

江波涛:(掐断)对不起因为前方记者被地铁带走了所以我们的前方记者被迫中断了连线。下面我们来连线另外一位记者。黄少,你那里能听到么?

黄少天:哎呦哎呦,到我啦?我跟你说啊,哎呀这个地铁的事情不能长话短说,我就用脱口秀的形式来给电视机前的您来说一下吧——

江波涛:(掐断)这位记者跟上一个记者坐的同一班地铁。

11.
孙翔:爱我,别走,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唐昊:(面无表情)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结束天长地久。

12.
肖时钦: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叶修:我们一起来做成烤鸡心

张新杰: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喻文州:这里的基佬九连环

王杰希:小江我们好好唱歌,不要跟那些人一样。

江波涛:王队我会的。

王杰希:爸爸

江波涛:哎~

13.
一期:一期前辈是朵花

二期:二期前辈顶呱呱

三期:三期不走寻常路

四期:四期人才辈出时

五期:五期颜值没话说

六期:六期居家好帮手

七期:七期不熊有目标

八期:八期个个小天使

九期:九期比十大个一

十期:楼上你们快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