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清明节——无题

*王昊only
*大仙(?)王杰希x白仙唐昊
*部分设定出自三老爷的《幽冥诡匠》
*我反正写了半天也没觉得这两个人是谈恋爱(。

鬼节有三,清明中元寒衣节。王杰希最不爱过后两个,尤其是中元,倒也不是别的,只是老话有谈“农历七月鬼门开”,中元时逢七月十五,家家户户多少要祭祀招待鬼怪。人气足、恶鬼“抓交替”也就多,光王杰希住的这片,年年因为这个丧命的少说也得有一两个。这个时候胡同里面的王大仙就成了忙人,三天两头朝外跑,碰上猛鬼恶鬼,还免不了一场精神压力上的恶斗。

不过话是这么说,心里面百般不乐意,那也得硬着头皮做下去。再者,不做事哪儿来的钱养家糊口赌石买鸟?想当年和盘口的林老板学的一身本事,也注定要靠这个吃一辈子饭。也好在王杰希不是一个人,小徒弟天资聪慧,一点就通不必多言,另外一个,就是跟王杰希在这俗世里斗嘴帮忙了十几年的仙家之一——唐昊。

北方民间有五大仙一说,若是按分类,唐昊当属白仙的范畴。白仙其实就是刺猬,因为能进财、防病,在平民百姓家供奉的不算少。再加上供奉白仙一般不用做仪式,直接写上供奉即可,林老板早年也在自己的盘口内供奉白仙。但对于王杰希而言,唐昊这只刺猬似乎并不属于需要供奉的范畴之内,与唐昊合作像是“出马”,但是事后只要管吃管住管玩闹,刺猬也没别的怨言。倒也省心,毕竟王杰希可不是有那种闲工夫管东管西的人,尤其是闹腾起来的唐昊,王杰希就算是想管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也是应了时节,B市旱了小半个月,在清明到来之前终于下起了点小雨。虽说不过湿湿地皮的毛毛雨,不过最起码一场春雨也或多或少带来点生机。恰逢清明祭祖,丝丝细雨也给扫墓的人添了几缕忧愁。

——或许说这也给王杰希添了点忧愁。

清明的雨来的悄无声息,雨滴足够小,可架不住接连几日这么下下去。王杰希算了算,这已经是第三日的阴雨天了,本是想挑着中午至阳时替隔壁家去去晦气,然而天公不作美,天迟迟不放晴,应承下来的事也只能一拖再拖。有些事可以推迟,但有些事拖不得,王杰希生怕时间一长,阴气太重有鬼趁虚而入,等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普通做做法事就能解决的了的。

王杰希发愁,愁的半躺在摇椅直晃悠。唐昊可是不乐意,这摇椅是他平日里休息的地方,被王杰希一占去他就只能窝在垫子里面了。硕大的白刺猬顺着王杰希的裤腿爬人腿上,抖抖一身刺对着王杰希警示。王杰希哪儿还管这个,像摸猫似的伸手挠挠唐昊的下巴,三两下就把唐昊挠的没了脾气,在王杰希怀里舒服的呼噜呼噜直哼哼。

“爷,外面有人求你出面帮个忙。”

王杰希有个习惯,晌午这段时间不见人不帮忙,除非是定下来非得趁着至阳之时,否则谁请都不成。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刺猬怕光怕热,就算是唐昊这样修炼的有点道行的,也架不住天性,每每到晌午就躁的不行。本是想听到就拒了,却瞧着来传话的刘小别杵在那儿半天,好像还想说点什么。

“怎么,还有别的事?”

“爷,我说了您可别上火,”刘小别凑上前,附在王杰希耳边压低了声音,“这次来的这个人是‘老狐狸‘介绍来的,说这天底下能治的不多,您算一个。”

本来在王杰希怀里卧的好好的唐昊一听“老狐狸”三个字,一瞬间精神抖擞,晃晃身子跳下去就想跑。也亏着刘小别眼疾手快,猫身捞过刺猬一把扔进防伤人的布袋子里。

“跑啥,别怂啊唐昊。”

王杰希撑着头寻思,老狐狸放走生意不做把人介绍到他这儿,要么是真的做不来,要么就是想坑他,按照那只狐狸的性子,两者皆有才是最有可能的。王杰希就算不想管,眼下人已经到了这儿,再赶出去也不是他的作风,索性就破一次规矩,叫和唐昊玩闹的刘小别停下来,要人去给前面那个人传话,要他等半柱香,半柱香之后准时出现。

“那老狐狸怕不是想打你主意哦。”王杰希捞出袋子里吱吱乱叫的唐昊,抱怀里哄着。

“……小混蛋,收收刺,扎着我了。”

说是半柱香,实际上也没人等太久。唐昊不方便在生人面前露面,王杰希也就找了只大鸟笼,连骗带哄把人塞了进去。外面不透光的长布一盖,普通人就是睁大了眼也不会知道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从后院出来,撑着伞走过小院来到前堂。对方似乎等不及了,袁柏清上的茶一口没动,背着手在小房间里直转悠。估摸着也是急糊涂了,竟也没瞅见王杰希已经来了。还好守在一边的刘小别脑子转的快,清清亮亮的一声“爷”让那个人停下来了瞎转悠的步子。

“大仙,求求您救救我老婆,她……”那人看见了王杰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王杰希面前,涕泗横流说着家里的遭遇。王杰希则眉头挑挑,努力忽视掉那一声声“大仙”的称呼。

“剩下的路上再说,直接领路吧。我听小别说您把您夫人带到B市了?”

“是啊,叶神仙让我直接把人带过来,人在眼前,这样您肯定会出手相救的。”……什么狗屁叶神仙,建国前成了精的老野狐跑到H市也好意思自称神仙,就不怕掉毛?王杰希心里面愤愤不平,面子上倒是波澜不惊,而同样知根知底的刘小别和袁柏清听到这样的称呼,早就笑成一团去了。

“你俩守家,有事让‘方士谦‘出来找我。窝在树洞里那么久,早就该活动活动了。”王杰希交代了几句,就提着鸟笼撑着伞和那个人出了门。路上絮絮叨叨听那个人说了一路有的没的,听的王杰希脑仁都疼,笼子里的唐昊似乎也有这样的感受,在不大的鸟笼里面滚来滚去,撞的笼子晃晃悠悠,王杰希差点没抓得住。

“……咳,别的不说,先说说您夫人是什么时候有这表现的?”行为诡异,应该是被鬼上了身。后半句王杰希没说出来,要是真的是这样的,他就直接飞去H市暴打叶狐狸去。

“我想想……”那人听到了正事,也不乱说一通了,垂下头思考了一番,确认了才敢张嘴,“就是四天前,我跟老婆回家给老人扫墓。因为清明节我俩都回不去,所以寻思着提前给老人家烧点钱,叨念叨念他。”

这么一说,王杰希心里面也有数。八成又是不知道哪儿来的横死野鬼,没人挂念,就挑着身上阴气重的女人附身。顺手讨了女人的八字,八字轻,确实容易撞鬼。不过这倒不是什么绝对的,只能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鬼上身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男人带着王杰希从胡同里出来,又拐七拐八带进另一条胡同。带着这样的病人住旅馆确实不方便,住的偏僻点也不是坏事。只是越往里走,王杰希越能感觉到唐昊的躁动不安,白家大小是个仙家,唐昊又是道行不浅,对这类至阴至污之物自然敏感的很。王杰希稍稍和前面的人拉开距离,把伞收起,趁没人注意把手指伸进笼子里安抚唐昊。唐昊也并非不懂事理,鼻尖碰碰王杰希的手指,熟悉的味道也很快让他安静了下来。

“大仙……到、到了。”男人走的急,不长的路硬是让他走出了一身汗。王杰希甩甩头发上沾着的雨珠,提着鸟笼大步跨过门槛朝里屋赶出去。实际上还未到门口,王杰希就闻到了一股子恶臭味,推门进去,就瞅见床上有散乱已经被扯裂的绳子,而地上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布料露出地方全是伤痕,而听闻有声,女人抬起头,眼冒红光,嘴里还掉着半只死掉、已经被撕烂的灰老鼠。老鼠被扯的骨肉分离,脑浆肠子混在一起流了一地,后进来的男人看见这一幕,捂着嘴跑到院子里吐了好一会。

“既然出去了,就在外面守着吧,别让人进来打扰。我不叫你,您也别进来,要是冲撞了仙家,我恐怕保不了您夫人的命。”

什么冲撞了仙家,不过是王杰希的私心,不爱让他那宝贝唐昊见了生人罢了。那个男人恐怕也是不想再见到那老鼠惨尸,给房间关了门就跑去院子门口守着了。

被鬼附身的人遇到活人气有扑上去撕咬的行为,而此刻趴在地上的女人半天没动,只是瞪着眼恶狠狠的盯着王杰希和他手里的笼子。王杰希轻哼一声,仙家在此料那恶鬼也不好轻举妄动,索性大大方方掀了外布,开了笼子把唐昊放了出来。大白刺猬一出笼就全身竖起尖刺,弓起身子不甘示弱的和女人对视。附身的恶鬼看样子是在野外漂泊多年的老鬼,和唐昊对峙气势丝毫不降,也恐是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打算着放手拼死一博。

“好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自己乖乖离开,我就托人给你早生超度了,下辈子投胎好歹也能成个人。要是你不走,那就别说不给面子了。”

客套话吓唬吓唬,这是王杰希一贯的作风,不过他心里面也明白,遇见这种说了八成就是废话。所以在说的时候,王杰希也暗中准备好了“赤阳针”。果不其然,恶鬼并未听进半点,反而操控着女人的身体方向猛的一转,张牙舞爪向王杰希扑过去。

想挑软柿子捏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吧。王杰希稳稳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让恶鬼也有一瞬间的迟疑。而就在这一瞬间,女人的身体被一个巨物猛的撞开,重重摔在衣柜上,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按住她,小心点力气,别把人弄伤了。”撞飞女人的不是别人,是唐昊,但却不是刚才那只刺猬,而是个精壮的男青年。只见他一双红瞳闪闪,四肢修长,若是比身高怕是要比王杰希都要高上两分。一身白衣,下身绑着护腿,踩着双布鞋,扮相虽然老气,好在脸够看,也就不在意服饰了。唐昊听了王杰希的话一点头,从背后钳制住女人,让恶鬼无法动弹。

许是屋里声音太大,门外传来男人的担忧之声,王杰希也懒得搭理,取出赤阳针,对着女人右手的中指就扎了进去。白仙自古就擅长医道,而刺猬本身又是抗毒抗药的天性,天生善食五毒,可将毒素精炼为纯阳之气于刺猬刺中。这样的刺猬刺对常年在地下打交道、阴气颇重的人有恢复阳气的功效,“赤阳针”也算是因此得名。恶鬼再恶也是阴物,对于赤阳针这样的阳物终究是无可奈何。

而王杰希手上这根,正是唐昊身上掉落下来的刺。

赤阳针并没扎进去太深,只是破了点皮肉,女人就浑身颤抖,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好似多疼的样子。王杰希也知道,这是猬刺中的纯阳之气顺着女人的气血与她体内的恶鬼相撞了,鬼最怕阳物,此刻更是被阳气镇住,动弹不得了。

“要么滚出来,要么我再刺一分,要你魂飞魄散。”

王杰希扔下这句话,便也不再有动作,只是坐在一边瞧着颤抖着女人。唐昊身上的刺可不是一般的鬼怪能受得住的,好歹岁数也是王杰希的不知道多少倍,如今已经能和老狐狸那样化成人形,自然也不是什么小小崽。看女人被针定住没了再动的样子,唐昊也卸了力气,三步并两步蹿上床,靠着王杰希也跟着看起了戏。

人形的唐昊王杰希也没见过几次,心里痒痒,捞过唐昊的手,在他手心里用手指划拉着打转。唐昊还不会说话,张嘴了好几次也吐不出字,只能鼓起腮帮子瞪圆了眼气呼呼的看着王杰希。人形可比刺猬可爱上不少,王杰希抬起袖子在两个人面前略微一挡,偏偏头,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就落在了唐昊的面颊上。

唐昊先是一愣,回味过来刚要发怒,就被王杰希一巴掌拍了后脑勺。王杰希抬起下巴对着恶鬼的方向示意了下,“等会就该出来了,这等杂碎送上黄泉路也没什么意义,你当个小零食吃了为民除害吧。”

话音刚落,本来还在颤抖的女人定住不动,眼中的红色褪下,翻着白眼球。突然猛的剧烈一抖,好像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抽离了一样,身体一瘫,软软的趴了下去。而冒出的一摊黑气像是想从窗户逃脱,猛的往王杰希扑去。

守在一旁的唐昊不知何时恢复了刺猬身,从王杰希怀里一跃而起,咬住黑气,如同撕裂生肉一般将黑气撕开,尽数吞咽下肚。大白刺猬像人一样打了个饱嗝,扭着身子晃晃悠悠的钻回鸟笼里趴下睡觉了。王杰希好笑的替它盖上了黑布,把瘫软在地上,还没回复意识的女人抱上床,才给门外的男人开了门。

“过不了一会儿就醒了,别担心。等她醒了给她买只鸡炖炖补补阳气,用不上几天就身体就恢复了。——至于报酬,既然是叶神仙介绍来的,就不必给了,留着给夫人养养身子吧。”

等我跟老狐狸要去。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着下次怎么说也得狠狠敲上对方一笔。摆摆手和一边直道谢的男人道了别,踏出房门刚想着撑伞,才发现不知何时雨停了,阴了好些日子的天也终于放了晴。

“我看时候还早,唐昊,别睡了,接着去帮忙吧。”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