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昊翔]你知道你五行缺我吗(二)

愚人草:

2.


孙翔在唐昊家的第一顿晚饭吃得是泪流满面。


被辣的。


唐昊给他倒了好几杯水,结果那顿孙翔饭没吃多少,喝水就喝饱了。他放下碗筷红着眼睛鼻子和嘴唇,话都说不出口,眼巴巴地望着唐昊。


唐昊冲他笑了笑,淡定地夹起一块尖椒吃了。


孙翔面露惊恐:“老子以后再也不来K市了!你们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


唐昊说:“打爆你这个愚蠢的地球人。”


但是唐昊家饭菜辣归辣,味道却是相当不错。孙翔晚饭后给自家爸妈报备行踪时兴高采烈地说:“唐昊他爹打人可凶了!做饭可好吃了!”


接打电话的是孙翔他妈,一听孙翔这话就警惕起来:“他爹打你了?!然后拿食物收买你?!”


“没有啊,打的是唐昊。”孙翔挺纳闷,说,“嚯,唐昊被打得可惨了!嗷嗷直叫的!”


唐昊在一旁只想把孙翔掐死。


孙翔妈放下心来,叮嘱自家儿子:“晚上睡觉注意点啊,药要记得按时吃,可别出什么岔子,娘现在不想要儿婿更不想要孙子。”


孙翔:“……”


 


孙翔妈会这么说,是因为她万万没想到自家儿子在现代社会玩起了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毫无自觉的情况下。


所以有的时候说孙翔是个人才。以他一个无意中伪装成Alpha的Omega的身份,到晚上还敢肆无忌惮地和唐昊这个真正的Alpha窝在床上一人一台笔记本打竞技场,等到唐昊打得兴起信息素变浓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摸爬滚打地借口上厕所钻进了洗手间,用冷水擦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到睡觉点的时候唐昊爹抱了被子过来往唐昊床上一放:“小孙这两天就跟昊昊挤一下,没关系吧?”


孙翔心说有关系啊我他妈是个Omega啊我的心情很复杂啊!


他点点头:“啊,没事儿。”


唐昊跳下床把两台电脑收起来,脱了上身的T恤往椅子上一扔:“你先洗我先洗?”然后收获了面红耳赤目瞪口呆的孙翔一只。唐昊狐疑地挑挑眉:“你脸怎么那么红?”


孙翔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强装镇静地说:“没什么,你先洗吧。昊昊。”


唐昊怒翻白眼:“别叫我昊昊!”


孙翔嘻嘻一笑:“好的,昊昊。”


唐昊:“滚!”


 


唐昊进浴室后孙翔赶紧从床下把自己行李箱拖出来,在一堆叠好的衣服下面翻出那小盒抑制剂,倒了两颗出来塞进嘴里艰难地吞下去,把药盒原样塞了回去,做贼心虚地四处张望了一下。


祝英台啊祝英台,你为什么是祝英台。


孙翔盘腿坐在床上走神,浴室门哗啦被推开了,唐昊探了上半身出来,下半身也若隐若现的:“喂,帮我到衣柜里翻一下,有条蓝黑色睡裤。”


唐昊这一下给孙翔吓得不轻,扑通一声摔到了床下面去,爬起来的时候视线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往哪儿放。确切的说法是他明知不能往唐昊那边看偏偏视线跟黏在唐昊身上一样。


紫薇你看我的眼睛他妈的不听使唤啊!


孙翔挺憋屈的。Alpha的Omega之间的吸引力来自于本能。而不同于Alpha比较容易被发情期的Omega吸引,Omega对任何时间大量散发信息素的Alpha抵抗力都几乎为零。比如洗澡的时候。


唐昊没孙翔那么复杂的心理活动,他压根就不知道孙翔是个Omega,A和A之间是什么?那是纯洁正直的兄弟情朋友爱啊,何况唐昊怎么说也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白纸一样单纯的小青年。


“你愣着干嘛,帮我拿下睡裤啊,放门口就行。”唐昊说完又呼啦一声关上了门。


孙翔舒口气,打定主意要争取睡地铺的机会和权利。


真爱生命远离唐昊。


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来K市找唐昊。


孙翔追悔莫及。


 


那天晚上唐昊家还真铺了地铺。不过睡地铺的不是孙翔,是唐昊。


“你嫌我床小挤不下?”唐昊听孙翔说要睡地铺后,有些不满地问。


孙翔摇摇头:“没有。”


“那为什么?”唐昊纳闷了。


“……”孙翔表情复杂,良久说,“因为我睡相差。”


唐昊哈哈大笑。


“没事我不嫌弃你。”


“我他妈嫌弃你啊大爷!”孙翔烦躁起来,“真的,我们能不睡一张床么?”


“睡一张床怎么了?你一Alpha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啊?”唐昊说。


……我一Alpha不怕,我一Omega怕啊!


也许是看孙翔表情纠结复杂得快要飞起来了,唐昊也不是爱追究细节的人,豪迈地一挥手:“地铺就地铺吧,不过你睡我床,我睡地铺。”


“哎,不用那么客气的。”孙翔说。


唐昊摇摇头:“没,我爹要知道我让你一客人睡地铺,还得揍我。”


孙翔哦了一声:“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你的床吧。”


 


孙翔万万没想到,应该说出生的时候不带大脑简直是他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唐昊的床上都是唐昊信息素的味道。


说到唐昊的信息素的味道,孙翔还挺熟悉的,留兰香,他有段时间一度很喜欢那种口味的糖,现在他屋里还有好几个糖盒子没扔。


可是孙翔喜欢吃这糖并不意味着他喜欢躺在散发着这种味道的Alpha的床上啊!


孙翔失眠了。


Omega的本能躁动了一晚上,孙翔全身烫得跟发烧了一样,值得庆幸的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更令人羞耻的身体反应出现,缩在被子里以把自己憋死为目的的玩手机足够转移孙翔的注意力了。


于是孙翔留宿唐昊家的第一个晚上以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折腾到天光大亮然后一脸憔悴地晃到餐厅还得被唐昊嘲笑说这么大人了还认床幼不幼稚而告终。


 


不考虑睡眠问题的话,孙翔在唐昊家的这五天玩得还挺开心的。


而睡眠问题则在第二个晚上孙翔一边义正言辞地表示“就算你被你爹揍死了我也无所谓”一边抢占了地铺后完美地得到了解决。


对于孙翔和唐昊而言,这几天去过K市哪些地方,看过什么风景,遇到过什么人都不大重要。反而是终于能看到和自己在竞技场斗得不分上下的对手打游戏时是怎么个专注的模样成了最大的收获。


对,他们这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网吧或者屋子里窝着打荣耀。


除了竞技场还做任务下副本抢Boss。抢完Boss两人哈哈大笑着在别人气急败坏的怒骂声中嚣张地呼啸而过。


 


说到收获,还得提一下孙翔那堆塞满了半个旅行箱的二十几袋鲜花饼,充分反映了孙翔是个地道的甜食爱好者,简直爱好过头。


看着坚持要把各种口味各买上四五袋的孙翔,唐昊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你是打算回去倒卖吗?”唐昊帮孙翔拎了一半的鲜花饼,问。


孙翔刚刚吃完最后一口店里卖的现烤鲜花饼,心满意足地把包装纸揉成团往垃圾桶里扔,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正直地回答他:“当然是买回去自己吃啊。”


“哦,当饭吃是吧。鲜花饼炒鸡蛋,青椒鲜花饼,鲜花饼丸子汤……”


“卧槽这些是什么东西,好恶心,求你别说了。”孙翔大惊。


“凉拌鲜花饼,烧烤鲜花饼……”唐昊嘿地一笑,继续说。


孙翔空的那只手呼地就捂唐昊嘴上去了:“我靠,你他妈闭嘴行不!”


唐昊闭嘴了。


不仅闭嘴了还脸红了。


孙翔手心上还有刚才吃的鲜花饼的香味,玫瑰的,又甜又香,顺着就钻进唐昊的鼻腔里了。


唐昊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突然有种饥肠辘辘的感觉。


“放开。”唐昊把孙翔的手拍开了,“快点回去了。”


“你怎么脸那么红?”孙翔收回手,好奇地问。


“太阳晒的。”唐昊正气凛然地回答。


孙翔抬头看了一眼乌压压要下暴雨的天:“哦。”


 


综上所述,到第五天晚上孙翔妈打电话来叮嘱儿子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准时上飞机时,孙翔变得无精打采,唐昊也一脸不高兴地蹲在地上帮他扒拉着要带回去的特产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


恋恋不舍什么的,都懂。


“你看过赛程安排没有,第七赛季第八场就是百花打越云了,到时候见啊。”唐昊一只手撑着下巴,说。


孙翔哦了一声,把最后一点衣服往箱子里一塞,碰地一声合上了盖子:“没看。”


唐昊:“……你能抓重点吗?”


孙翔说:“抓了啊,你问我看过赛程安排没有,我说没有嘛。”


“靠!”唐昊站起身,“我说第八场就是百花对越云!百花主场!听懂没?!”


“哎?真的?”孙翔挺高兴,“那我住你家。”


“行啊,只要你不怕越云怀疑你是百花派来的间谍就行。”唐昊说。


“这有什么,打爆你们就够了。”孙翔很不屑。


唐昊大怒:“谁打爆谁呢!”


“当然是我打爆你啊,你看竞技场的胜负率。”孙翔轻蔑地瞥一眼唐昊。


“我操,53.7%比46.3%你好意思说?”


孙翔很严肃:“废话,数据说明一切。”


“……靠。”唐昊扔一台笔记本电脑给孙翔,“竞技场!”


“嘿嘿。”孙翔接过来翻身上了床,轻门熟路地用被子和枕头堆了块舒坦的地方出来靠着,“打爆你。”


唐昊也跟着爬上床和他对面坐着:“看谁打谁。”


“拽个屁!”孙翔说,踢了一脚唐昊。


“没你拽。”唐昊踢回来。


“拽不过你。”孙翔又踢了一脚唐昊。


“别谦虚了。”唐昊又踢回来。


竞技场里还没打完这边就演变成了真人决斗。


倒是挺符合他们两个风格的。


 


“喂,唐昊。”恶斗之中一个不察被踹下地的孙翔就势往地板上一躺,宣告真人决斗的终止,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笑嘻嘻地喊唐昊。


“干嘛?”唐昊一头大汗地扑到床上滚了一圈,舒坦地躺下。


“我要拿冠军!”孙翔举起手臂握成拳晃了晃。


“哦,我也要拿冠军。”唐昊淡定地说。


孙翔笑得很开心,说:“那一起加油啊!” 


唐昊嘴唇动了动,把那句“又不是一个战队的一起加个屁油”咽了回去。


然后说:“好啊。”




TBC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