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邱宋】不管黑龙白龙,能跟人类分手就是好龙 TBC

飞棱:

关于龙和龙骑士的故事。


比较没新意的题材。


黑龙-邱非 拳法家-宋奇英


 


1.


宋奇英是个拳法家,和他的师父一样。


顺便说一句,他的另一个师父,或曰师母,是条“小”白龙。


与水元素相伴相生的白龙天生体型窈窕,纤细优雅。


尽管龙本身多次用数据和事实强调他确实是条不怎么占体积的龙。


宋奇英仍然无法苟同。


你见过拍拍尾巴砸烂半座山的“小”白龙吗?


没有。


 


2.


白龙给自己取了个人名,张新杰。


白龙说,他老家在大山后边,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无数个王朝争着抢着打着在那儿建都。


白龙说,龙骑士不应该叫龙骑士,这是个西洋名,龙骑士最早能追溯至汉代,古人管它叫龙禁卫,龙骑都尉,世爵呢。


白龙说,他本不想来这儿的,奈何他的父亲顾着孵蛋,嫌他烦,他自认为没做错啥,就出来了。


白龙说,刚出山谷他感觉挺新鲜的,他爹收集了成山陈海的黄金却总不记得捞几本书回来帮他开拓视野。偶尔夹带个两本,喷口气,火苗冒的噌噌的,啥都没了。


白龙说,他便也是没想到,刚扑腾下翅膀就被人揪着胡须冲额头抡了一拳。别看龙浑身是麟武装到牙齿,照着脑袋给来一下,他是不晕也得晕啊。


……


白龙说,孩子挺可怜的,不知哪家送来的,叫宋奇英可好?


以上对话,拳法家韩文清全程保持沉默,只听,不置评论。


唯有最后一句,他回了一个字。


“好。”


 


3.


宋奇英小时候有两个梦想。


成为像师父一般强壮,能够保护他人的拳法家。


成为像师父一样的龙骑士。


前者,张新杰不予支持,宋奇英这小子从小算是用药焙大的,身板弱,经不起折腾,拳法可以学,只当是强身健体。


后者,不论是韩文清和张新杰,皆予以物质上支持,同意不同意,没说。


龙是一种罕见的生物。


虽然隔个几座山越过三条江总有一只镇守土地的龙。


可您说,龙能被称之为神兽,不还是因为罕见么?


更何况,一山不容二虎,一湾装不下两条龙。


尽管张新杰多次强调,不论是年纪和体积,他都很小。


但宋奇英家乡那相当宽阔的海湾,是真装不第二条龙了。


 


4.


传说与龙相伴的龙骑士百岁不老,青春常驻。


韩文清以他自身为例,证明这句话不假。


而宋奇英本人是什么情况呢?


按现在的话说,这孩子叫营养不良,照宋奇英小时候那说法,貌若好女。


隔壁镇子的郭少至今惦记着要冲韩家提亲呢。


张新杰是条学识渊博的龙,除了负责镇守胶东一亩三分地,偶尔还记得客串几回郎中。


兼职郎中的张新杰看着十来岁的宋奇英,直皱眉。白龙不善预言与看相,一个是银龙的绝技,一个是青龙的消遣,都跟白龙没什么关系,问题是宋奇英的身体实在只能说一般,跟着师父学了这么些年武艺,脱离了豆芽菜,也只是棵黄芽菜。看着实在令人忧心。


白龙的忧虑,和他有着契约的人类自然知道。


 


5.


喜闻乐见的一幕发生了。


鉴于与龙共享生命带来的好处,韩文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把宋奇英赶出了家门。


“找到你的龙再回来,出去。”


简单粗暴,不留情面。


同样于青年时期遭遇过扫地出门待遇的张新杰想了想,拦住了及其听话,转身就走的宋奇英少年。


 


6.


祝福是白龙的神迹,诅咒是银龙的爱好。


再次重复一遍,年少的宋奇英,健康远低于水准之下。


被师父加了一身乱七八糟buff的少年收拾好包袱,踏出了家门。


张新杰倒是给他普及过一些关于龙的基本知识。


比如:金龙不说人话,银龙咒你全家,红龙烧杀抢掠,青龙眼不容沙,至于黑龙,打砸抢专家,哪里有金子哪里有它。


 


7.


没人教过他怎么找到一只龙。


事实上,每年满大陆乱窜抓龙的人类起码有一个军团之多。


从对龙的了解上,普通人类肯定远不及宋奇英。


一般人是怎么界定龙的?


“我头上有只角~我身后有尾巴~谁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


“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小青龙~”


……


龙从云,龙潜水。


往高山上能找到龙,在深渊里能找到龙?


二者皆不是。


 


8.


到底谁告诉你们龙都是隐士的?


真来条龙站你面前,你也不认识啊。


京城的中草堂,知道不?他们的大掌柜,管开方抓药,还会算命的那个,可就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青龙。


黄浦江边的轮回洋行,听过吗?他们的金库总管,那是一条沉默寡言的黄金龙。


再往南去些,珠江边的蓝雨商会总是知道的?他们的行会头领,那是一条咒人一把好手的银龙啊。


而西湖畔的山上盘踞着一条黑龙的事儿,恐怕早就不是个传说了。


 


9.


综上所述,不是人没见过龙,只是看了也白看,你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一条龙。


韩文清也不是在山里逮住张新杰的,而是在距离他老家十万八千里远的一个湖边,好大一条白龙在水边扑腾着休息呢,正打算缩回人形沐浴一番,一记铁拳破空而来,砸的年轻的龙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龙的眼泪那是能轻易流的吗!


事后多年,韩文清仍在为他当初的那一拳记下的账老实还债,护在龙身边,作一个安静守龙的美男子。


韩地主可是连自己老家那一亩三分地都献给龙当巢穴使唤了。


 


10.


总的来说,宋奇英是一个被诗书礼乐等等君子六艺培养大的青年才俊,别看韩文清认为他身板弱,张新杰担忧他寿命,放到普通人之中,宋奇英还是相当有的看。不说壮似一头牛,收拾收拾不长眼的蠢贼是绝无问题的。


张新杰对宋奇英的教育方针中的确包含古典文学,但更多是理性思考的方式。


比如现在,宋奇英并不指望能在离家不过十里地的镇上逮到一条龙,他虽未曾见过张新杰还为原型之后的庞大体积,长期和一条龙生活在一起的本能起码让他知道,他还远远没走出白龙的镇守范围。


世人皆信世间有龙,却无人见过真龙。


市井话本里从不缺少龙的身影。


龙不愿意被人利用,却并不排斥生活在人类之中。


而在浩如烟海的流言中,只有一条龙的巢穴为人所知。


生活在西湖畔,盘踞于山峰间。


传说中的,嘉世巨龙。


 


11.


余杭,西湖,西南侧有丘陵,无人能够解释此处有龙的传言从何而来,但当地人一直坚信,此处有龙镇守山河,保佑一方水土。


此时,宋奇英正是在爬这几座“据说不高的小山”。


这特么叫不高?


宋奇英从寅时开始爬这座山,爬到现在,起码得有未时了,还没到山顶。


上山的路自然不可能是一条直线,宋奇英仗着自己有武功底子,也不肯绕太多的路,歪歪扭扭一路走下来,竟然还没到山顶!


他开始意识到不妙。


太阳起先在他的身后,他选择逆着太阳的方向走,随后日光逐渐推移,他行进的方向恰好是太阳移动的方向。


这么说,方向没有问题?那道路呢?


他选择的行进方向虽然不是一条直线,起码也未曾兜圈,若是说迷路,宋奇英想不通缘由。


思考片刻,宋奇英果断出手。


朝着面前一棵百岁的巨树,一拳捶去。


一声闷响后,无数鸟雀惊慌飞向天空。树林内一时间陷入了绝对的寂静,飞禽,走兽,虫豸,全部没了声响。


有什么东西,醒来了。


 


 


12.


砍树伐木,绝大多数时候,这不是一件好事。


非常的不利于环境保护,破坏生态平衡,有碍生物进化,摧毁了食物链中环节,不利于碳循环,氮循环,总之,于人类于自然,都是无益的。


比起迫害森林,宋奇英个人感觉,他还是乐意拆房子。


龙是自然的造物,与龙相伴久了,人类的感官也会受到影响,况且宋奇英可以算是被白龙养大的,他与自然早已不知不觉建立起一份联系。


上了百岁的巨木都已有灵,一拳捶下去,整棵树都不好了,哆哆嗦嗦,一阵阵的怒气顺着与地脉相接的部分传达着,席卷了整片山林。


 


13.


在人类的世界里,龙常常扮演着一个无所不能的角色。


向龙祈求风调雨顺,在干旱的时节期望龙能够呼风唤雨。


向龙索求财运,希望龙爪一扬金锭如雨般落下。


更多的是向龙祈祷福运,指望龙的恩德能让凡人完成不可成就之事。


 


人类的愿望,有些确实属于龙的能力范畴,但龙的工作内容中并不包括这些。


龙是天生地长的神灵,最大的任务,当属守护一方。


而在龙的领土上大肆破坏,这和跪求一死,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14.


宋奇英并不想惹怒一条龙。


还是传说中属于黑暗的巨龙。


所以他只是对一棵树饱以老拳,向一条至今连鳞片都没看见的龙打了声招呼。


其含义,翻译后大概是这样一句话。


“兄弟,你好,我来踢馆了。”


 


15.


盘踞巢穴之内的龙,醒了。


标准的说,他从没睡着过。按人类的逻辑,长久的闭上双眼,不是睡了,那就算死了。


龙不能这么算。


森林里燃烧着愤怒,星星点点的,来自树木的火苗一簇一簇的,顺着地脉蜿蜒,直通龙的巢穴,地脉之中。


山林里来了个人类,这不稀奇。每天都有无数的人类踏足这片丘陵,或是进入西湖的水域,索取自然的馈赠。


但今天踏入山林的人类不同以往。


 


他的身上,有龙的气息。


来自白龙的圣言守护,人类的肉眼无从辨认,但龙不同,少年浑身上下燃烧着白色的火焰,耀眼的光芒闪瞎了他的龙眼。


趴在窝里的龙只当没看见少年身后连着的锁链,那不属于白龙,属于另一条没节操的老龙的法术。


 


熊孩子,你知道一路走来,你已经惹了三条龙了吗?


 


 


---TBC---


未完成的DAY-4


 

评论(1)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