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昊翔]你知道你五行缺我吗(三)

愚人草:

接连被投喂了两篇昊翔肉一本满足嘤嘤嘤


现在的愿望是有生之年看到昊翔tag的参与度上千


有望啊有望……


=========


3.


联盟里流传过这么一句话,七期选手是苦逼的,因为七期有唐昊和孙翔。


第七赛季开始前一个星期,唐昊拖着行李箱去了百花报道。百花的宿舍是双人间,和唐昊同屋的是邹远,比他晚来半天,邹远到的时候,唐昊东西都收拾妥了坐在桌边玩手机。


邹远刚放下行李箱要和唐昊打招呼,“你好”的第一个字还没出口,唐昊的手机就一通狂震,唐昊抬起手意思意思地冲邹远摆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那天唐昊从家里过来时刚洗了澡,没戴发带,穿一白色短袖T恤搭深色牛仔裤,眉目深远五官清俊,一副友善青年的好模样。


邹远一边打开行李箱把衣服取出来一边想着自己的室友似乎很好相处。


半分钟后邹远就为自己的想法泪流满面。


“我操你他妈是不是傻啊!”这是唐昊说的第一句话。


邹远手一抖,手上的T恤就掉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从唐昊手机那头隐约传来的也是怒气冲冲的吼声。


“你给老子闭嘴!”唐昊骂了一句,站起身就出了门。


邹远目送唐昊远去后,捡起地上的T恤,爱抚着上面的灰尘,默默地思索起换房间的可能性。


 


经过这件事后,唐昊在邹远心目中被深深地钉上了暴力分子的标签,这个印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有所改善。


那个时候邹远已经能淡定地把这事当笑话来讲给唐昊和孙翔听了。


恩,笑话。对于孙翔而言。


唐昊一脚把在沙发上笑得打滚的孙翔踹了下去,黑着脸说:“你他妈还好意思笑?!这事怪谁啊?!”


孙翔说:“当然是你,你个暴力分子。”


唐昊说:“是哪个傻逼不查好路线就去越云报道然后迷路的?”


孙翔噎了一下,抓抓头发:“我他妈怎么知道那出租车司机找不到路!”


唐昊继续说:“又是哪个傻逼刷机把俱乐部的所有联系方式弄丢的?”


孙翔:“手机反应慢我刷机难道有错吗!”


唐昊又说:“如果不是我那天去找张佳乐给你远距离指路,你打算露宿街头吗?”


孙翔:“我露宿街头你好像很高兴啊你说点好话行吗!”


邹远端起茶杯淡定地看戏。


习惯,习惯就好。邹远等一干七期选手曾多次如此友情提示有幸围观过唐昊孙翔两人斗嘴现场的众联盟新秀们。


 


说到打电话,这事儿充分体现了孙翔相当任性的个人特色,简单的说法就是毫无征兆全凭喜好。一高兴了不管时间地点的就拨个电话过去,吧嗒吧嗒把自己要说的说完,挂电话比打电话更干脆利落。


尤其他从K市回了家之后打电话就更勤了,说的还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例如“哈哈哈唐昊我给你说我妈今天洗碗把她最喜欢的那个给摔了”“我刚才找到一歌特好听我Q上发链接给你了你去听啊”“我靠楼下猫发情了叫得跟谁家小孩哭一样吓死个人”。


所以说唐昊和孙翔关系好呢,唐昊为数不多的耐性基本都贡献给孙翔了,虽然语气是不耐烦的,但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了话:“哦真的吗好可惜啊”“我知道了一会儿去听”“你个傻逼你是不是害怕啊”。


等唐昊挂了电话唐昊爸就鬼鬼祟祟地趴在门口:“儿子,你是不是有对象了?”


唐昊翻一个白眼:“滚,和孙翔谈个屁的恋爱!”


唐昊爸很遗憾地走了:“我觉得那孩子挺好的,可惜是个A。”


唐昊扯着嗓子吼:“死老头给我把门关上!”


然后他发现自己也觉得挺遗憾的。


然后他打了个寒战,把这种诡异的感觉赶走了。


“唐昊去竞技场玩两把啊。”孙翔又一个电话打过来。


“成啊你开好房等我。”唐昊说。


因为把这句话想歪了一下的唐昊冷不丁红了脸。


 


不过孙翔的电话从第七赛季开始后基本就没了,两人事儿都挺多的,毕竟刚出道,适应职业比赛节奏,融入战队,配合战队训练等等,一天到晚泡在训练室里,哪里还顾得上和对方联络一下感情。


所以唐昊那天晚上接到孙翔电话的时候就有些小惊讶。


当天刚刚结束第七赛季第六轮常规赛,百花主场对三零一7:3,单人赛没能拿到分,唐昊出战擂台赛拿下两个人,邹远接手第三人顺利拿回擂台赛两分,张佳乐带着全队拼下团队赛五分。


总体来说不错,顶多是打单人赛的三个队员估摸着回去得给张佳乐骂死。


唐昊对自己晚上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所以接起电话听到那头孙翔一句:“你搞毛啊!”就有些懵:“什么?”


“我说你搞毛啊!”孙翔重复一遍,火气十足,“这都第几轮常规赛了?你怎么一次团队赛都没上过?搞毛啊?!”


唐昊额角青筋爆起,手指捏得手机咔咔作响:“靠!孙翔你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有病吧你!”


“你才有病!团队赛这种重头戏你都上不去,有没有那么弱啊!还能不能行了!”孙翔扯着嗓子骂他。


“你大爷的!团队赛人员安排是我决定的吗!你以为我不想上啊?百花战术里面现在插不进流氓,还在磨合着,我都不急你他妈急什么!”唐昊也扯着嗓子骂回去。


“我早就说你别进百花了跟我去越云,你在百花不得埋汰死啊!你个白痴!”


“你拽个屁,过两周百花对越云看老子打爆你!”


“不用等那时候,竞技场你过来!”孙翔说。


“行啊!你给老子等着!”唐昊说。


啪的唐昊挂了电话往床上一扔,怒气冲冲地抓起衣服就往外冲,正碰上外面买了宵夜回来的室友邹远:“你去哪儿?”


“打人去!”唐昊说,绕过邹远就往楼下跑。


邹远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过了半响后冲进了张佳乐的房间:“队长不好了唐昊和人打架去了!”


事后张佳乐温柔地摸着邹远的头说:“小远啊,凡事要淡定,真人PK唐昊没那么容易输的。”


“就是。”被张佳乐中途从竞技场里拎出来以至没打尽兴的唐昊很不屑,“别拿你Beta的体能和我比行吗?”


邹远心说唐昊你信不信我控诉你歧视Beta啊?!


 


接着来说说越云对百花的比赛。


唐昊家就在K市,所以搁一两周比赛完他爸会开车过来接他回家住。唐昊还记得孙翔当时说要住自己家,特意提前了两天给孙翔打电话问这事。


“我跟战队住酒店,别管我了。”孙翔说。


唐昊心情有些复杂,大致是热情扑了个空的失落感,他的不快向来直接表现在口气里:“当时可是你说要住我家的。”


孙翔支吾了两句:“那两天不方便。”


唐昊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爹我爸都在家,你要过来,床铺都提前给你弄好。”


孙翔说话更含糊了:“我是说我不方便。”


唐昊奇了:“你不方便?怎么回事?你发情期啊?”


我操!孙翔咣当一声就摔下了床,又听电话那头唐昊喂了两声,赶紧忍着痛说:“谁发情期啊你才发情期!”


唐昊笑了两声,说:“你急什么。真不过来就算了呗。”


孙翔讪讪道:“不好意思啊。”


唐昊说:“没事。——记得吃药啊,不然比赛的时候被我打爆了多不好。”


我操!孙翔咣当一声又摔下了床,舌头都开始打结:“你你你——”


唐昊说:“开个玩笑。”


孙翔吼了一声:“开个屁的玩笑!我要去训练,挂了!”


唐昊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茫然,他看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进入老僧入定状态的邹远,说:“孙翔怎么跟吃错药一样。”


邹远抬起头,淡定地说:“哦。”


 


孙翔两次摔下床的原因大家都猜到了。


发情期。


吃抑制剂自然是可以控制发情期的各种生理反应,但是每一个有常识的Omega都知道就算吃了抑制剂,如果不想和Alpha来一发,发情期间最好还是离Alpha要多远有多远。


至于孙翔想不想和唐昊来一发?


这个问题就有些复杂了。


这么说吧,对于孙翔而言,唐昊是一个可以勾搭可以交往可以上床的Alpha,但对于唐昊而言,孙翔不是能勾搭能交往能上床的Omega,而是只能做哥们的Alpha。


偏偏有了第一次在唐昊面前隐瞒自己Omega身份之后,孙翔就被迫得把这个谎言进一步地扯下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自作孽不可活啊。


孙翔深切地学会了欲哭无泪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说回这次的常规赛。团队赛唐昊还是没上场。百花目前的战术核心依然是张佳乐的百花缭乱,唐昊的磨合和融入并不成功,是有进步,却不明显。


唐昊对此没什么不满的,他是渴望能够参加团队赛,但要以能够获得胜利为前提,至少目前为止,他还做不到。


但是对今晚的比赛唐昊很不爽。因为百花输了。


单人赛百花拿下两分,擂台赛他一挑二却被孙翔反过来一挑三,团队赛孙翔打得更猛,百花又是第一次碰上孙翔,虽然最后越云也只剩下两个人站着,但百花毕竟还是输了。


偏偏孙翔也很不爽。


赢了还不爽。唐昊接到孙翔电话的时候心想他真他妈难伺候。


但他还是问:“你怎么了?”


孙翔躺在酒店的床上,手机开成免提扔到一边,义愤填膺地说:“擂台赛我还没怎么上你就被打爆了!你个废物!”


唐昊骂了声靠:“我一挑二残血碰上的你好不好!你以前竞技场没被打爽是吧?”


“我好不容易来次K市你都不给我带鲜花饼!”孙翔又说。


“我一天到晚都在俱乐部里训练,谁他妈有闲心给你买鲜花饼啊!”唐昊狂翻白眼。


孙翔在床上翻了个身,捞过手机关了免提搁到耳边说:“你见到我都不笑一下!还瞪我!”


唐昊吼:“在比赛啊大哥!我们是对手好吧!你见过谁朝对手笑的啊!”


孙翔反驳他:“你们队长都冲我笑了!”


唐昊说:“那是给你个面子!”


“你连面子都不给我!”孙翔说,语气里火气特别大,然后啪的挂了电话。


唐昊对着被挂断的电话目瞪口呆。


 


三天后回了越云的孙翔收到一个包裹。


寄件人是唐昊,里面装的是鲜花饼。


孙翔把鲜花饼分了分给俱乐部的职业选手和工作人员,抱着剩下不多的鲜花饼回了房间,一边撕包装一边给唐昊打电话。


说到唐昊的电话,必须提一下唐昊的彩铃。


唐昊的彩铃是业务包自带的,每月一换,有一个月的彩铃是孙翔挺喜欢一歌手的歌,然后孙翔就勒令唐昊把手机调成静音不准接电话,给唐昊打了一晚上的电话听彩铃。


唐昊觉得他完全无法理解孙翔的脑回路。


他妈的和正常人不一样啊!


 


“唐昊我收到鲜花饼了但是它不是我之前买的那个牌子!”孙翔说。


唐昊正和邹远几人在食堂吃饭,说:“这牌子的好吃点,我队长倾情推荐的。”


“你还去问张佳乐?”孙翔挺惊讶。


“我买东西不得请假出去啊,他顺便给我推荐的。”唐昊很不耐烦。


“哦哦,那就这样,挂了。”孙翔又啪地把电话挂了。


唐昊对着被挂断的电话目瞪口呆。


“邹远,孙翔脑子有病。”唐昊很严肃地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邹远说。


邹远没敢点头也没敢摇头。


唐昊的手机震了震,跳出条短信来,孙翔的:“鲜花饼谢谢了。”


唐昊看了看,收起手机,对邹远说:“不过还是有得治的。”


邹远埋头闷声不吭地吃饭。


“邹远你为什么不理我!”唐昊一拍桌子。


邹远抬起头,表情非常无辜:“理你什么?”


唐昊说:“我说孙翔脑子有病。”


邹远说:“哦,所以呢?”


唐昊张了张嘴,想了想,说:“没了。吃饭。”


邹远:“……”


到底谁脑子有病啊?!


这是邹远此刻的心理活动。


TBC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