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全职/昊翔】他方 02

苏有钱:

定时发布,避雷走 1


 


————————————————————————————————


唐昊赶巧了,来的第一个夜晚就是孙翔守监视器。于是就在他刚从火车硬座上下来吃了个火锅保暖思睡觉的时候,孙翔拖着他一起熬夜了。


一般犯人睡觉都比较老实,盯了一会儿就无聊的不行。孙翔撑着额头问唐昊:“你有牌吗?”


唐昊快睡着了:“手机斗地主?”


孙翔把手摊在他面前:“行啊。”


“我忘了,”唐昊慢条斯理地看他一眼,“手机刚交给周队了。”


 


然后整个监控室陷入了沉默,孙翔又把视线投回画面变都没变过的监视器上。


唐昊睡意过去了又被冷风一吹清醒不少,探讨了讨口袋摸出根烟来点上,眯眼看向窗外。


满天星斗,亮得几乎看不见月亮,和着花香的空气从没关紧的窗户缝挤进来。


孙想发了会儿呆,突然想起来什么,打开抽屉翻出一副扑克来,他点了一下,然后得意道:“幸亏我上次没收他们扑克没上交。”


这种我就是有预谋有计划犯罪快夸我的语气让唐昊一愣之后嗤笑出来:“傻逼你。”


孙翔心情好也没跟他恼:“快来我们打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幅兴冲冲的样子让唐昊忍不住想泼他冷水:“你也就能玩个抽乌龟。”


孙翔哽了一下:“滚蛋,跑得快来不来。”


眼见再逗就要生气了,唐昊咬着烟笑,特自觉把牌洗了发了。


结果孙翔当天简直开了金手指,次次顺子炸弹大小王三个二,赢了个天翻地覆。


唐昊本来就是不服输的个性,结果点儿背志坚的连最后一根烟都输出去了。


窝火到了极致的男人总是幼稚得让人不忍直视。


于是窝火到了极致的唐昊把牌一扔死活不玩了。


孙翔可乐坏了,用胳膊拐他,逼他再来,软磨硬泡激将法什么都用过了,直把唐昊的脸逼得又黑了一个档次才罢休。


 


完了第二天还跟班里的人说,这人新来的唐警官,别闲的没事找他赌牌,他能把明年的午饭都给输光了。


唐昊轻哼了一声。


孙翔耳朵可尖,一下子就听到了:“你哼什么,不服啊?”


唐昊摘了警帽:“服你?不服。”


刺儿愣的语气扎得要命,孙翔给噎着了,打量他神色半晌:


“生气了?没你这么小心眼的……”


 


两人目光就这么不带拐弯地撞到一起,跟打架似的。


没人说话,气氛仿佛又回到了两人初次见面,僵硬又有点尴尬。


 


依旧是唐昊先开了口:“你……”


食堂那边摔盘子的声音和闹腾的叫嚷声突然改了过来,跟北风压境一样。


同时孙翔的对讲机响了,吴启的声音传过来:“孙翔?你赶快来食堂……哎你们干嘛呢再打关你们禁闭了……你三班打起来了你人呢,快过来,听到没有?”


 


冬寒未消,开春又至。


孙翔侧着脸,仔细地看着镜子中自己下巴上的一小块乌青。他用食指压了压那处伤,疼得轻抽了口气。


下一秒一根大拇指粗鲁地摁了上来,屈着的关节扣住他的下颚往自己的方向扳了扳,声音云淡风轻:“哦,挂彩了?”


 


 


TBC

评论

热度(26)

  1. 薄病酒__翀索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