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邱宋】不管黑龙白龙,能跟人类分手就是好龙[16-29]

飞棱:

食用预警:夹带了上百公斤私货,如出现中毒反应,请立即原地转身,速速就医。


已知的私货成分:韩周叶高江乔张王,排名不分先后顺序,自由心证。


 上一章


16.


宋奇英不知道,所以他还在不知死活的继续往前走。


被激怒的山林其实是十分危险的,老虎,山豹,野狼群,甚至往日温和无害的野兔都可能向他龇出门牙


可唯有激怒了山林内的生物,他才能找得到地脉。


顺着地脉,才有可能遇到龙。


龙在建巢的问题上是非常讲究的。


举个例子好了,黄浦江畔的那只黄金龙,为什么乐意帮人类守着不属于他的钱财?


原因说起来其实挺简单的。


他老巢给人端了。


人类懂得开工动土前看风水,而这风水,恰好也是龙看中的。


有人在他原本的巢上建了一座桥,沟通两地,对人类来说,这是好事。


可没想到,那座桥最正央的一棵柱子,选定的位置,恰恰好是龙巢之顶。


本来人类是不可能将柱子打下去的,但世间总有例外。


在牺牲了一人的性命后,支柱落下,龙巢被破。


守着地脉过了千百年的金龙张开双翼,离巢而去。


 


作为牺牲品的人,灵魂入了轮回。可是,他是被献给龙的人类,他为龙而死,即使死亡,他的灵魂也将被判给龙。


黄金龙看着这个人灵魂从躯壳离开,引入轮回路,转生,再世为人,出生,长大……


他什么也没说,黄金龙不擅长说人话,所以他只是守在了轮回洋行的金库门前,做一个安静的金库总管。


没有比龙更威武,更安全,更靠谱的守卫者了。


在金库的某个角落里,有当初造桥人拿来赎买牺牲品性命的黄金,他们叫这个为供奉。


黄金龙不说话,那人死后,黄金也归属了龙。金锭被龙的吐息融化,重铸,制成了人偶的模样。


龙在金库门口守着,他在等人。


只要他在这,那个人就必须前来。这叫因缘,啊,你叫它姻缘也可以。


你可以说这只龙无聊,没办法,龙生本就寂寞如初雪。


 


黄金龙守株待兔,等来了这只活人。


穿着银行职员制服的青年向办公桌后的金库总管俯身鞠躬,自我介绍。


“周先生,您好,我是……”


“还我。”


“您说什么?”


“你的命,还我。”


“这么巧,您还记得我啊。”


“嗯。”


“那么,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江,江波涛。”


“然后?”


“现在看来,我还是个人,未能脱离轮回,这得感谢您的不杀之恩。”


“没关系。”


“好的,龙先生,您希望我做些什么呢?毁坏您的居所是我的罪过,理应有所赔偿。”


“所以说,跟你没关系。”


“您是说?”


“没关系。你属于我,龙骑士。”


“?”


“嗯。”


黄金龙看着人类,露出了一个平和的笑。


 


17.


黄金龙和他的龙骑士的故事在众多的龙中十分的有名。


毕竟大多数的龙活得都很自由,既不乐意被人拘束,也懒得去拘束人类。


黄金龙的龙骑士从第一次死亡,到转生复活,其耗时极短,所谓十年一轮回,赶得上好时机,一切都还算快。


黄金龙活了几百年,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老巢能给个普通人给破了。人类是多惜命的生物啊,为了别人摸不着看不见的利益赔上自己的命,龙压根不相信会有此类事件发生。


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人,有悟性,有灵性,看破天机,知道那棵柱子包了龙纹就能打下去,巢穴塌陷,地脉断裂,没有人能想象龙失去巢穴后的愤怒。


所以他找上了那条龙,问那条龙,这是片人杰地灵的宝地,换条地脉也能建巢,挪个窝就有一条人命可赚,您意下如何?


龙用他的大眼睛看了看面前的人,说了一字。


“蠢”。


“蠢就蠢罢,您挪动一下呗?”


和尚笑着伸手,抚摸着黄金龙的后脑,鳞片光滑如镜,带着令人意外的暖和温度,龙似乎挺高兴,动动脖子把头送近了些。


“为什么听你的?”


“看您心情呀。”


“不动。”


“不动不行啊,一旬后他们就得打这根柱子了。”


龙继续盯着面前的人,一个和尚,从他身上看得到红尘的影子,富商家的次子,命里无财运,小时候即被送出家门,入庙为僧。


他看不到他身上有太多的仁心,但善意却是不少的。


关键是,黄金龙认为这人,挺上道的。


找得到龙的人本就万中无一,找得到龙,还合龙的眼缘的活人,那叫凤毛麟角。


黄金龙很满意。


“您搬个家可好?”


“住哪里?和你住?”


和尚惊呆了,龙已经保持了大约半个时辰的安静,不说话,不答话,只是盯着他看。他已觉不妙,却不知这条龙的想法早歪了到了爪哇。


“这,您看啊,我出得主意到底是损招,估计这一世的寿命,差不多都折在了这个主意上。您若是收了我的命,我就当个小鬼跟随您了。住,怕是住不到一起去了。”


“没事。”


龙若是想牵住一个人的灵魂,方法没有百种也有个几十种。


和尚想的是脱离轮回,给龙当跟班去。


黄金龙对这一提议缺乏兴致。他有的是更好的法子,暂且看不上愚蠢的人类提出的建议。


于是他换了模样,身躯摊平塞满巢穴的龙乍然盘起,龙鳞与黄金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被龙的身躯扫飞,砸的和尚连连痛呼。


一只手把他从地上拖起。还原了人类模样的龙抓住他的手,低头就是一口。


“嗷!”


富含氧的绯红色血液喷溅而出,和尚几乎以为龙不甘心只要他的灵魂,还打算废物利用,用这具皮囊涮顿毛血旺补补。


龙朝他笑笑,天真纯良,也咬破了自己的手腕。


一样鲜活,一样温热的液体从伤口中淌出,黄金龙抬起手,压在了对方手腕上。


原本是伤口的地方沾染龙血后迅速发黑,黑色的咒文从龙血里涌出,扭动着爬满伤口。汇聚成一个模糊的图案。


“我答应你。”


答应你,龙骑士。


 


18.


龙和龙骑士的契约并不都是一样的。


黄金龙的和他的龙骑士的契约没有有效期一说,人的寿命有限,即便与龙定下契约,也无法违反自然的规律。


而江波涛无论历经多少个轮回,他的灵魂仍然会回到起点,回到龙的身边。


这是个死契,不论龙和龙骑士是否高兴,都无法解开的契约。


上一世的江波涛作好了最坏的打算,放弃转生的机会,作为鬼灵跟随黄金龙,企图换来龙的退让。


黄金龙不高兴,一不高兴可就玩大了。


生是龙的人,死是龙的鬼,听起来好玩吗?


并不。


 


白龙张新杰和韩文清的契约,我们勉强可以称它为活契。


出于对侵占韩地主世俗财产建巢的歉意,张新杰准备的契约可切断,可消失,待韩文清百年后,契约将自动消失,白龙回他的山头,韩文清赶赴他的下一生。


起初,龙骑士是不愿意的。


奈何张新杰虽然是条龙,脾气却和牛极为相近,他下定决心的事儿,韩文清更改起来十分费劲。


单为这事儿两人打过起码十来次,duangduangduang~特技特效漫天乱飞,胶州湾内礁石堆积形成的小岛愣是给他们揍坍了两三个。


白龙不肯屈服,龙骑士未能如愿。


张新杰选择的契约可算是最稳妥的一种,不会受到外力影响,稳固,长效,合适。


 


被人为打破过的契约也不是没有。


大陆山的龙多啊,但是没有哪条龙比红龙更委屈了。


龙骑士,没了。


老巢,丢了。


金银细软倒是都在呢,有个什么用!


红龙气的离家出走,红龙气的满世界寻仇,红龙气的和黑龙撕了架,还一路打到了青龙的地盘上。


青龙板着脸一手一条龙,抓着衣领子扔出了城郭。


 


19.


不管怎样啊,能签订契约的前提是,宋奇英找得到那条龙。


顺着地脉走,沿途的景色时而陌生,时而熟悉,地脉弯弯曲曲,交叉不少,时不时需要停下来辨认方向。山脉的属性单一,地脉密密麻麻爬满山脊,汇聚向同一个方向。


无论怎样,如果传言属实,地脉正中,八成是龙的老巢。


见到龙应当如何行动,如何言语?


之前未曾考虑过的事情恐怕都得提上日程,速速得出结论。


根据师父们的经验,遇到龙,一言不合即刻开打也是可行的,前提是,对方是以温良平和著称的白龙。


黑龙是龙中的暴力分子,同它搏斗,其中利弊难以一时间算清。


如果可能,理应避免直接,或间接的纷争,说到底,他是来向龙提出工作申请,要求OFFER的可怜打工仔,有条件的情况下最大程度讨好龙,才是最正确的。


但黑龙喜欢什么?


黑龙好斗。


黑龙热爱战争,战斗,烽火硝烟,近身肉搏……等等


凡是一切彪肾上腺素的活动,黑龙都是相当的喜欢。


说是一生挚爱也不为过。


 


20.


拳法家还在慢腾腾的爬山,地毯式搜龙。


黑龙窝在巢穴里,百无聊赖,只能是发呆了。


少年拳法家的身上有着另外一条龙的气息,邱非未曾亲眼见过白龙,却对独属于白龙的法术并不陌生。


一般签订契约后,龙骑士基本不会离开他们所守护的巨龙。龙的占有欲极强,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放任和他们有着血缘契约的人类离开,对龙来说是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某些情况下,龙骑士会作为信使往来于各条龙的地盘上。普通人无法察觉龙的气息,自然也找不到隐匿于人世间的巨龙。龙与龙之间的信息传递工作,恐怕也只有龙骑士能胜任了。


邱非无法在拳法家身上找到契约的痕迹,踏入山林深处的人不是一位龙骑士。


拳法家身上束缚着暗夜系法术形成的锁链。这熟悉的,卑鄙下作无耻之极的气息。


黑龙深吸了一口气。


又是叶修干的好事。


 


21.


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种族。


两性数量差异极大,公龙是母龙数量的数倍不止。


龙也是一个极为暴力的种族。堪为龙母的龙实在是少的可怜,责任心更是天边的浮云,大多数的雌性巨龙选择扔下龙蛋就走,不管龙蛋是埋在土里风吹雨打,还是被人类抱走烹成溏心蛋浇上酱油吃掉。


自古,孵蛋都是公龙,义不容辞的责任。


这义不容辞到什么概念呢?


是条公龙,看见龙蛋……


那基本上走不动路了。


还等什么呢?


抱回家养啊!


 


22.


邱非的养父,师父,是条黑龙。


黑龙好斗,贪财,暴虐,无道等等恶名都是从他师父这儿来的


他师父,真名叶修。


某个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叶修在一大片死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古战场上捡到了一只蛋。


叶神驻足良久,瞅着蛋壳上的花纹好一阵思考。


理性说:好一只百来岁的龙蛋,看这花纹别是灰龙扔下的,啧啧真想捡起来送回灰龙手里,只是不知道灰龙又去哪儿烧杀抢掠调戏官家少男了。得,捡回去养,让这小子以后守着嘉世山,还我自由。


本能嚷:扔这儿没人管,再好不过,这么重的煞气这小子不知道死没死壳里,捡回去也烧不熟了,扔这儿算了。


理性和本能来回PK,最终理性压倒了本能,他扛起龙蛋转身就走。


没办法,黑龙一生放浪不羁爱自由,这回可给他逮着苦力了。


 


23.


余杭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黑龙。


没有哪只龙像叶修一样活得肆意,活得张狂,活得人尽皆知。


世人皆知世上有龙,这要怪叶修。


是个人都知道龙是很有用的生物,这要怪叶修。


绝大部分人知道龙骑士百岁不老青春永驻福星高照财源广进家宅安宁人畜兴旺……这仍然得怪叶修。


总之,有什么和龙相关的事儿,怪叶修即可。


 


大部分龙自得其乐的混迹于人类之中,活得那叫一个滋润啊。


金银青白红黑龙,除了最后那条黑龙外,都是神秘主义者。


叶修偏不。


西湖畔的高山上盘着一条黑龙,这事早被广为传颂,人尽皆知。


黑龙叶修,或者说,人类的英雄叶秋,在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


曾经嘉世军的头领,守关大将军,击退外敌无数的传奇人物。


 


24.


叶修选择下山发威的原因没那么高尚。


首先,叶修是一只天性吝啬的龙,只有他抢别人的,怎么会准许人类跑到他的领土上打打闹闹?


其次,叶修是一只黑龙,一种骨子里刻着“战斗”二字的龙。


综上所述,活人-叶秋喜欢打仗,或者说,为战争而生,真就不是什么意外了。


 


历史上,叶秋将军的生卒年月不详,出身地倒是挺清楚的,余杭。


叶将军去世的原因同样不为人所知,很多人猜测他最后为内奸所害,死于边境。


事实上,叶修是自行离去的。


在关内军队大胜蛮族后的第二日清晨,叶秋将军孤身一人离开了军营,黑色的斗篷随风飘扬,消失在了清晨的薄雾之中。


黑龙展开了双翼,扑开雾气,穿过云层,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


属于人类英雄叶秋的故事自此终结。


但黑龙叶修作恶多端的旅行才刚刚开始。


 


25.


离开战争后,黑龙并未脱离人类社会。


该龙仗着其略高于人类平均水平的智商和人类拍火箭也追不上的武力值于人群中横行,大肆收集各式看得上眼的物品,气的青龙亲身上阵揪着他尾巴扔出了四九城,惹得白龙绕着海湾贴了一圈符文禁他入境,银龙的龙骑士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追着他吼了三里地。


满世界逛了一圈,形单影只客串FFF团的黑龙终于不再扰民,老老实实回了自家的西湖。


诸龙皆大松一口气,卷好尾巴打算睡个安稳觉。


这回,其余几条龙倒是不怕黑龙再冒出来给他们添堵了。


原因很简单。


 


26.


如上文所述,黑龙回老家孵蛋去了。


大陆上所谓“最有家庭观念”的龙必定是青龙无疑,青龙总共教养过一条巨龙,三个龙骑士。


青龙嘲笑黑龙注孤生,黑龙不吱声,过了十几年转头就从青龙手里骗走了一龙骑士预备役。青龙家的小绿龙委屈的要命,奈何是真打不过黑龙,咬碎了牙往肚里咽,最后一大笔仇全记在了那位将来时的龙骑士身上。


 


27.


镇守余杭的黑龙邱非对师父的记忆并未随着时间流逝而日渐模糊。


实在是因为天下找不到比叶修更好的师父,也实在没有哪个养父比叶修更不要脸。


常常是一刻钟前仍为徒弟传道授业解惑,一转身,叶修没影了。


叶修跑了,邱非不能走啊,他得接着顺这片地脉,万一地脉乱了,引发天灾人祸,他也难逃一死。龙只是众生的分支之一,皮糙肉厚扛伤害,天劫命数躲不过,他有责任,有义务趴在这片土地上,看管着一切。。


 


28.


龙有智慧,有思想,有情感。


知道什么叫寂寞,什么叫委屈,什么叫孤独。


邱非知道叶修压根就没走远,不远处的萧山正是他现在的居所。他看着师父融入一个新的人类群体,活得像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嬉笑怒骂,全无二样。


这是年轻的黑龙无法理解的事情。


未曾见过大千世界的龙,所学知识全来自于养父的灌输。


离开山林如何?进入人类世界又如何?


才疏学浅,资历浅薄的龙离不开镇守的土地,但他好奇养父所生活的世界。


 


29.


黑龙睁开眼,小小的挪动了一下地脉。移开了宋奇英面前的层层密林。


你很有意思,拳法家。


叶修给你绑了这么一条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途的锁链,他想说明什么?


 


撑开双翼,舒展盘起的身躯,法术的光影笼罩了龙的身躯。


弹指一挥间,巨龙不复存在。


黑龙从脊骨里抽出了他的战矛,化为人形站在原地。


 


“人类说,不打不相识。”


“远处的兄弟,你看过来啊!”


 


---TBC---


宋:“看我作甚?”


邱:看你好看。


DAY-4未完成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