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 =标题是啥能吃吗

巽:

 @杀首烟 你昨天说想吃的那个京城组,不要指望它会好吃。然而不止四个人了……嗯……我尽力了


———————————————————————————————


叶修退役后寻思着找个离家近,还能摸荣耀的工作,于是他进了联盟。冯主席表示心脏不太好,但这并不影响叶修时不时找找同在帝都雾霾下不得不苟延残喘的老朋友们玩耍。


身为“是兄控然而却不愿意承认的死傲娇”叶秋,由于兄长当年拎着自己行李离家出走,一去春秋数十载产生了心理阴影,养成了但凡叶修六日出门必跟梢的好习惯。久而久之,也同在皇城根底下的几位混熟了。


王杰希退役以后在联盟大厦对街盘了个地儿,开了间店。叶秋盯梢叶修的时候就去他那里蹭吃蹭喝蹭空调蹭猫。


“又来盯梢?”王杰希抱着一只大肥猫问。


对了他开了一家猫咖啡书屋。


“不然呢?你说你开个咖啡书屋,还非得加上猫这个元素。”叶秋绝望地看着西服上的猫毛。


“车里好,没毛。”


“不去。哎,黄子又胖了。”


王杰希拍了拍猫头,“她怀孕了,你别逗她,暴躁期。”


叶秋把打算伸出去的手在衣边抹了两下,“我才不摸,我是狗党。”


王杰希点点头说:“哦,既然这样就算了。那窝小布偶可以见人了我还想问你要不要看看……”


“看看看!哪呢!”


跑来本部谈广告赞助的楼冠宁约了叶修中午一起吃饭,两人走到大门口就看到了叶秋那辆金属蓝的骚包车。


“这……秋哥又盯梢来啦?”


 “闲的。大周六不在家呆着遛狗。” 叶修点了根烟说:“走,找老王蹭饭去。”


咖啡屋门上的王不留行叮当作响。来帮忙的柳非眼疾手快,抓着他们就往小屋跑,“走什么大门,嫌你们不显眼吗?”


柳非抱怨了两句,将他俩扔到门口就走了。


推开门,孙哲平和叶秋正一人端着一大碗吃炸酱面。


肥瘦分明的五花肉切成小块肉丁,耗了油,和酱一炒,闻着倍儿香。陪着花花绿绿的菜码,从颜色上就让人有食欲。


孙哲平含糊不清地说:“来啦。锅里还有,自己弄。”


叶修点点头,冲着厨房喊了一句:“大眼儿炸点灌肠。“他一掀锅盖就傻了,“卧槽孙哲平你丫告诉我面在哪儿?你肚子里吗?”


王杰希拉开厨房门,没好气地道:“自己进来捣蒜。”


叶秋问:“你下午不开会啦?”


叶修弹着他的后脑勺说:“凭什么你吃炸酱面,玩猫。我就得开会听老冯絮絮叨叨。”


叶秋兴奋地问:“楼儿/子,下午有事儿吗?”


“没有啊,怎么了?”


孙哲平说:“那正好,报国寺琉璃厂走一圈?”


叶修顺手拿了根黄瓜一边啃着一边说:“你们自个儿去压马路吧,我可不陪着。”


叶秋一脸嫌弃,“你干嘛去?又回家吹空调打游戏?我可不送你回家,要不跟我们去,要不坐公交。”


“嘿小兔崽子反了你了,有你这么和自己哥哥说话的吗?嗯?”


王杰希推开门,皱着眉问:“你吃不吃炸灌肠。”


“吃啊。”


“滚进来捣蒜。”


“得令。哎,大眼儿,我说你是不是更年期了,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你们一定不懂我每天看着哥哥花样作死是什么感觉。”


孙哲平平静地说:“那你铁定也不懂我们看着他花样作死作了这么些年,却仍然活蹦乱跳还不死的心情。”


“这酱炸的地道。这菜码也好。”楼冠宁边吃边夸赞,“前儿个去鼎春楼吃的简直弱爆了。”


“大馆子可不一定好。”孙哲平摸着下巴说:“我倒挺想去鼓楼吃姚记炒肝的。”


“然而你去了就是被围观。”


叶秋生无可恋地说:“自从我哥出现在镜头前,我总被人认错。前些天客户还握着我的手亲切地说“小秋多才多艺啊,一边开公司还能一边打游戏,我儿子可喜欢你了。老在电视上看你。”喜欢你大爷啊!你儿子审美有问题吧!”


“这……秋哥你这话意思可老多了。”


“闭嘴,吃你的炸酱面。”


“开车还开辆骚包金属蓝车的笨蛋弟弟,你可没资格说别人审美。”叶修端着一盘子炸灌肠和王杰希相继走出厨房,“这个月又挨了多少罚单啊?”


叶秋比划了一个十。


“就北京这路,除了春节,平日都浪不起来。你是逆行了还是非法掉头了,这么多!”


“非法停车。”叶修笑道:“哎,我就看着那交警本来晒太阳呢,结果这货的车一过去,嗖就转头了。路边那一串都跟着倒霉。”


叶秋摇着叶修的衣领,咆哮道:“你都看到了还不告诉我!”


“这是爱,懂什么。”


王杰希说:“我下午想去潘家园买蝈蝈。”


“喂猫吗?”


“滚。”


叶修噗嗤就笑了,“上次你买的那个金丝雀,还不是转头就被你们家公主给吃了。就给你留了两根鸟翎子外加一只鸟爪子,头都不放过。”


叶秋补充道:“而且猫毛都没脏。”


孙哲平顺着往下说:“还有你院子里养的那些花。全给你碎了吧。前两天还跟我显摆“我那吊兰都垂地了,长的可好了。”没三天就让公主被送上天了,跟都没给你剩下。”


“所以说,公主是谁?”


“老王家的猫,大宝贝儿。”


“这么淘,豹猫吗?”


王杰希鄙视地看了楼冠宁一眼,“什么豹猫。俗不可耐。”他自豪地说:“我们咪咪可是中国大白猫。”


“切。”


“叶修我自己做了豆汁你喝不喝。”


“大眼儿多大仇,我告你谋杀啊。”


豆汁这种饮品去火排毒,美容养生,和焦圈是官配。然而并不是每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都能掌控的存在。它和卤煮的骚还不一样,这玩意它不仅馊,还臭。


“我一直挺佩服王前辈能喝下这东西的,对了还有卤煮。”


孙哲平说:“卤煮我能吃,但豆汁我还真喝不了。”


叶秋说:“我每次看到这东西都在想,这他妈是人喝的吗?简直就是反人类的存在。”


“然而王大眼就在喝,而且带着微草一起喝,你不觉得微草的皮肤都不错嘛。”


“上次叶离和柳非聊天,就问柳非皮肤好怎么保养的。柳非就推荐了豆汁。我们钟大小姐一时兴起买了两碗,喝了一口就给倒了。败家孩子,浪费哦。”


“月薪过万的快闭嘴吧。还说别人浪费,就你浪费的多。”


“嘿,这不就打个比方。下午谁开车?”


叶秋问:“干嘛?你不开啊。”


“晚上琉璃厂炙子烤肉喝两杯呗。”


“为响应国家号召绿色出行,还北京一片蓝天远离雾霾少贡献点颗粒,我没开车出门儿。”


“别看我,我跑车。就门口那辆。只能装俩,剩下仨你打算把他们栓保险杠上啊。”


叶修忙说:“别算我,我回家打游戏。”


王杰希威胁道:“别碰微草BOSS,不然我灌你豆汁。”


孙哲平威胁道:“别碰义斩BOSS,不然我带你压马路。”


楼冠宁在心里默默地为孙哲平的霸气宣言花样点赞。何年何月他才敢跟叶神叫板说:“别摸我BOSS,不然我XXX了你。”哇!光是想想就好带感啊。


叶秋对此评价就俩字:出息。


“蓝雨的我也不敢摸啊,喻文州过两天就从广州飞回来了。我怕真人PK。”叶修对此谎话毫无羞愧之心,他说的如此自然,如此理所应当,如此一本正经,如此真实的让对他不熟悉的人深信不疑。


王杰希说:“摸皇风的。”


孙哲平复议,“摸皇风的。”


楼冠宁拍桌叫好:“对,摸皇风的。”


叶秋问:“皇风是什么?”


“田森他们战队。”


叶秋一副了然,他颇为正经地点点头,义正严辞地说:“哥,摸田森。”


关于为什么摸田森……不,关于为什么统一口径为摸皇风的BOSS,大致是因为某次一起出门。田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轻笑两声说:“矮子。”


王杰希催促道:“快点走吧,一会儿路上该堵了。”


“真栓保险杠上啊。”


王杰希摇摇手中的钥匙,“蠢,我开。”他指指连动都不打算动的叶修,“绑走,免得危害社会。”


“卧槽!炎炎夏日让我这个战五渣宅男陪你们顶着太阳逛古玩市场,有木有人性!”


“没有。”孙哲平将他一把从沙发上扯起来,“快走。”


“五个大男人坐一辆车挤。”


“老王家车是商务车,不挤。”


“嘿!叶秋你偷着笑什么笑,等会儿就给你栓保险杠上拖着走。”




———————————————————————————————




然而会不会有接下来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