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王昊】针锋相对(试写)

试着写了一下这个脑洞,虽然跟一开始有点差距……?

看看情况吧?如果没问题的话可能还会写下去的……。

反正短小精悍你们别吐槽……。

欢迎捉虫毕竟我对法律这方面一点也不熟【啥。

以上。


1.

案子比想象中的更为棘手。


这似乎不是一场简单的命案,死者和嫌疑人背后庞大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给案件蒙上了一层阴影。


没有充足的证据是没有办法在法庭上立足的,更不要说为被告辩护了。现在的关键就是必须要找到合适的证据来证明嫌疑人的罪行,公之于众,让死者安息。


但是证据怎么找。


唐昊有些烦躁的扔了笔,在寂静的办公室里一根一根抽着烟。烟灰缸里满是烟头,甚至还有增加的趋向。


这不是唐昊接的最难的案子,但绝对是唐昊接过的最棘手的案子。案子本身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刑事案件,里面的民事关系和商业利益让整个案子变得复杂了起来。唐昊翻阅了不少的法规,甚至查阅了欧美国家近几十年的案件企图找到相似的案件,但是一无所获。


怎么办。


距离开庭的时间越来越短,一庭的开庭极为重要,对于唐昊来说,这甚至可以决定接下来整个案件的走向。时间拖得越长,对方耍的心眼就越多,证据就可能越不充分,所以唐昊必须速战速决,以求在一庭就拿到自己最想要的结果。


“妈的。”


心里的怒火愈烧愈烈。唐昊不在乎案件会给自己的名声带来什么影响,他只想让每一个受害者极其家属得到法律最大的援助,这才是他当初选择律师这个职业的初衷。如今案子就在眼前,唐昊就算拼了命,也要拿下这个案子,还死者一个公道。


“昊哥,电话,”赵禹哲推开门,把震动的手机扔给唐昊,“那个人的。”


唐昊接了手机,按下接听键。


“好久不见,唐律师。”


那个人的声音还是那么欠扁。


“最近怎么样?挺忙的吧?听说你接了个挺棘手的案子,怎么样,有没有头绪?”


妈的有没有头绪关你屁事。


“那个死者我认识,是我以前的一个合作伙伴。”


我日你怎么什么人都认识,你的势力难道遍布全城么?!


“我手头可能会有你想要的东西,比如,类似证据的东西?我知道,在死者遇害之前,曾经跟嫌疑人有过一笔交易,货物是3公斤的毒/品,唐律师应该比我清楚,3公斤能够让人枪毙多少次了吧?”


“你怎么知道,”唐昊坐在沙发上,有些咬牙切齿,“你还知道什么。”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么,”对方在电话那头轻笑,“叫声老公听听?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我可是知道现在离你开庭可是不到一个月了啊。”


“王杰希你给我滚。”


唐昊这下彻底被激怒了。本来心里就有火,被王杰希这么一挑,整个人干脆就爆发了,周身低气压的不行,让门口的赵禹哲不禁打了个冷战。


“想要知道更多的话,不妨这几天来老地方找我?我每天都在。当然来不来是唐律师的自由,不过证据在我这里,说不说,也是我的自由。等你。”


对方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一如往常的风格。王杰希这人就这样,每次都在唐昊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但是每次都把人整得暴跳如雷但是又无可奈何。


唐昊盯着手里的手机好久,才没有把手机扔出去。这手机不是诺基亚,随便摔可是要花钱修的。


手机屏幕显示着是两点零八分。


除了呼啸律师事务所外,其他的房间一片漆黑。


“信你一次,最后一次,”恶狠狠的拿起外衣,唐昊推开门大步走了出来,“赵禹哲,走,我们去微草酒吧。”


王杰希,你他妈的要是敢耍我,我今天绝对不放过你。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