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百日王昊】无题

一句话。

一个很烂的人用一个很烂的梗写出了一篇很烂的文。

我有罪但是我真的。写不出来了【干

反正ooc了。

别打脸,谢谢……。

别问我为啥大清早发因为我只有现在有时间←×


1.

分手分的平静无比。


就跟早上起床之后第一件事要洗脸刷牙一样顺理成章。


分手之后两个人各过各的,王杰希继续在医院里做他的外科医生,唐昊继续在公司里对着各种表格没日没夜的加班。当初说的信誓旦旦,结果最后分了谁都能一样的过下去。


分手之后两个人也就结束了同居关系,王杰希的东西比较少,两人商量之后决定王杰希搬出去住,作为补偿唐昊要负责找房子和最后帮王杰希搬行李。磨磨蹭蹭了大半个月,唐昊才勉强找到一间一室一厅的外租房。条件一般,但是好在离王杰希的医院近,王杰希也就点头同意了。


之后就更少见面了。准确的说就没见过面。两个人的工作地点本来就在不同的地方,房子也在不一样的地方,不顺路,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机会偶遇。


两人的手机里都存着对方的电话,很默契的没有删。删了也没有什么用,心里早就背的滚瓜烂熟,比记自己的号码还熟。


家里的东西本来成对的东西都变成了单个,缸里的小金鱼孤零零的。家里空了一半,心也空落落的。


你有病吧,都分手了,想什么呢。


2.

孙翔有时候会问唐昊,想不想王杰希。


不想。


唐昊很坚定。


个屁。


怎么不想,怎么可能不想。两个人轰轰烈烈的谈了十年的恋爱,最后就在沉默中渐渐散去。


高一那年相遇,唐昊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每天拽的二五八万,早就过了中二的年龄却仍然跟个初中生一样中二爆棚。王杰希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各科成绩优秀的不像话,人也是知书达理,喜欢他的女生能从一楼排到五楼。


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却飞快的成为好朋友,亲密的跟兄弟一样,虽然小摩擦不断,但是男孩子的矛盾,通常都是转眼就忘了,第二天又是能用一个碗吃饭,能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友情那种东西慢慢变质,变成爱情之后就有点走味。谁也不敢和谁说,就各自怀着自己的小心思。


最后也不知道谁开的口,反正就那么亲上了,然后就那么好上了。


成为恋人之后就更加光明正大的黏在一起了。唐昊咋呼,有冲劲,每天有着用不完的精力,王杰希就陪着他闹,一起闹,然后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躺在草地上,对视一眼就开始傻乎乎的笑。


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很单纯,没有想太多,在一起就好。能一起吃饭一起玩一起学习一起上下学,只要在一起就好。少年的心很大,大的能装的下整个世界;但是也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个人。


3.

第一次惊天动地的吵架是在高考那年。两个人的成绩一个中游一个上游,王杰希就铁了心要和唐昊考一个学校。唐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跟王杰希吵了一架。内容其实就是让王杰希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别因为这种事跟自己考一个学校毁了一生,王杰希死活不听。唐昊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二话没说就动了手。王杰希就这么挨着,末了擦着嘴角的血来了句,“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念书。”


这回是唐昊说不出话了。


戴着发带的年轻人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拉着人去了医务室。


“以后你给我补习,成不。咱俩不可能考一个学校,但是咱俩能考到一个城市,这样也近,咱也是一起。”


“好。”


有了动力之后学习自然也就上了道。高考的时候唐昊超常发挥,直接上了一本。唐家乐的不行,办了好几场酒席。唐昊每天都在各个酒席奔波,得空的时候就跟王杰希打电话抱怨。


“哎我和你说,这儿真是烦死了,屁大点事就得庆祝来庆祝去,有啥可庆祝的啊。”


“有个桌的女的,可能是我妈的同事吧,硬拉着我妈告诉她怎么培养小孩的学习兴趣。我觉得找个学霸谈恋爱就成了,哪儿有那么多事。”


“王杰希。”


“嗯。我在。”


“咱俩会一直在一起对吧。”


“当然。这不是一开始说好的么。”


只可惜年少轻狂终是抵不过岁月蹉跎。锐气被时间磨平,只留下无言。


4.

王杰希后来去了医学院读外科,唐昊在另外一所学校,读金融。后来唐昊觉得不过瘾,又或是想打发无聊的时间,就跑去学了双专业,学了门法律,想着以后工作能多一门路子。


没课的时候唐昊就去跑去王杰希的大学找他。也不说话,就是安静的陪着王杰希,到饭点的时候拉着人去吃顿饭。那个时候的爱情已经归于平淡,两个人享受这种过程,甜蜜而又温馨。


两个人在放假的时候会手挽手去逛庙会一人一个糖葫芦吃的不亦乐乎。要不然就是在游戏厅打游戏,王杰希在一边看着唐昊发疯,最后免不了被拖着来一把。


大四那年唐昊忙了起来。忙着实习,忙着双专业。王杰希读的年份长,暂时没那么多压力,就每天变着法的让唐昊放松下来。那个时候唐昊在实习的时候屡屡碰壁,本来脾气就爆,有个口就疯狂的发泄。王杰希也不恼,就陪着他疯,等人疯够了,累了,就拉着人去顿爱吃的糖醋排骨,给人分析为什么这次实习失败。


王杰希想让人改变,唐昊也在学着改变。实习期满了以后唐昊就回来准备结业考试了。王杰希也渐渐开始显现他在医学上天赋。毕业了,唐昊没回家,而是选择留在这个城市,陪着王杰希。职场的水深,但是唐昊知道自己不能靠着王杰希,每次碰的头破血流,却在王杰希问起的时候佯装无事。后来一切都步入正轨,工作也有了起色,王杰希也跟着教授满医院的跑。


过节的时候两人都回不去,就挤在唐昊小小的出租屋里面吃火锅。热气腾腾的,暖了身子骨,也暖了心。


“王杰希,你毕业之后打算去哪儿工作?就你现在实习的那个医院么?”


“想去中心医院,那个医院更大,发挥的机会比较多。”


“不都说大医院都黑么,净是些什么明争暗斗的,还要各种评职称,没关系成么。”


“无所谓,哪里都一样,既然去了,就得融入,不然就努努力自己改变。你不是也是么,职场上没少被人下绊子吧?”


“噫……行了行了别说了,快吃快吃,肉凉了。”


塞了一口肉,结果被热气烫了一下。唐昊翻着白眼,王杰希忍笑给他倒了杯饮料。


5.

外科的工作不太轻松。


今天刚刚做完一台手术,就得马不停蹄的跟着去查房。等王杰希到家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家里黑漆漆的,王杰希也懒得开灯,摸着黑进了卧室,把自己摔在床上。


窗帘没有拉,月光透过玻璃洒满一地。王杰希想起以前和唐昊同居的时候,不管多晚,唐昊永远都会给他留一盏灯。唐昊大四的实习期让他落下了浅眠的毛病,王杰希一回家,无论多晚,唐昊都会醒过来。给人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打着哈欠给人热晚饭。


那个时候唐昊会等王杰希吃完饭,在大床上相拥而眠。中间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一切却做的那么顺其自然,像一对多年的老夫妇。


后来分手了。


每次回来的时候都要面对冷冰冰的家,进家门的时候也要硬生生的把“我回来了”从嘴里咽下去。


“真的挺难受的,谁能想到最后还是这种结果。”


“以前想什么都把事情想的很好,觉得只要在一起就好。分了,真的觉得天都塌了。”


“为什么要分呢,真折磨人。”


“有时候大晚上会做噩梦,梦见唐昊不见了,醒来的时候一摸床才记起来他真的走了。”


“我真的想他了。”


王杰希醉倒在桌子上,黄少天猛灌了一口酒,无言。


6.

唐昊的上司生病了,不是什么大病,不过也得在病床上躺些日子。上司平时待唐昊不错,唐昊一寻思觉得自己也该去看看,请了假,买了果篮和一些营养品就去了医院。


开着车呼呼的跑到医院,一抬头,就瞅到了医院的大字:中心医院。唐昊心里咯噔一下,他可没忘记,王杰希就是在这个医院工作。


但是人都到了,总不能不去吧,没办法,唐昊只好提着果篮硬着头皮进了医院。边走还边祈祷千万别碰上王杰希。也算是走远,唐昊一直走到病房门口也没碰见王杰希。刚抬手准备推门呢,病房门就打开了,一抬头,一双大小眼把唐昊吓了一跳。


“……唐昊?”王杰希有点惊讶,但是看到人手里提着的果篮就明白了,唐昊是来探病的,“来探病?”


“嗯,我上司。生病了所以我来看看。”


“那好。那我先走了。”


王杰希侧身给人让出了一条道,唐昊咬了咬牙,与人擦肩而过,进了门。王杰希不舍的看了眼,又害怕被人发现,盘算了下还是匆匆离开了。


唐昊没啥探病的经验,坐下来也不知道说啥。好在上司知道他这个人,就问了问公司那边的事,还有一些日常的话题。唐昊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心里老想着王杰希。


“小唐啊,公司这里你得多学着点,你脾气爆我也知道,但是咱身处社会这个大背景下,什么事都得学着忍。不是所有人都会忍耐你包容你,知道么。”


王杰希会忍耐我包容我。


唐昊没敢说出来,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说了些有的没有的之后,上司也看得出来唐昊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就让人回去了。唐昊出病房的时候还有点魂不守舍,满脑子的王杰希,满脑子都是王杰希的好。


我想见见他,我想跟他说会话。


这个想法就像一颗种子,迅速在唐昊的心里生根发芽,疯狂的生长。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去王杰希的办公室的路熟悉的要命,唐昊闭着眼睛都能走过去,推开再熟悉不过的门,在人惊讶的目光下开口:


“今晚有时间么,咱俩去吃顿火锅吧。我请客。”


7.

火锅的热气缓缓上升,氤氲的水汽模糊了唐昊的视线。


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就坐在他的面前,低着头吃着碗里的牛百叶。对方被锅底辣的满脸通红,却还是执着的在红汤里涮着肉和菜。


“大眼不是我说你,吃不了辣就用清汤涮呗,不然多少麻汁都救不回你的。”


习惯性的脱口而出,两个人都是一愣。尴尬的气氛迅速蔓延,唐昊咬了下自己的舌尖,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


让你嘴快,说这些干嘛。


“不吃辣,总感觉少了点人生乐趣。”


王杰希试图打破餐桌上的气氛,结果却说出了唐昊的人生格言。


“……嘁。”


唐昊低着头吃了一大口肉,用碗挡住了自己通红的脸颊。


“不说这些了,最近工作怎么样?”


“就那样呗,不好不坏的。喜欢我的还是喜欢我,膈应我的还是膈应我,也没什么大变化。你呢,医院的事忙不忙?”


“忙,忙疯了。一周六天班七八台手术等我做,一天得上好几台手术,做完手术整个人就想躺手术台上睡一觉。一忙起来饭也顾不上吃,要不是喻文州每天来给黄少天送饭我还能蹭点,不然估计我早就饿死了。”


“你就不能自己做点?”


“以前习惯了吃现成的,就懒得自己做了,”王杰希捞了个鱼丸扔碗里,用筷子夹住鱼丸让它在麻汁里滚了一下,“自己做吃了也没滋没味的,吃了还不如不吃。”


唐昊没接话。


其实他也是。跟王杰希分手了以后唐昊也就没下过厨,他觉得没意思。饭做的再好吃,少了个人吃,照样也是没滋味的。


“你吃不吃你的羊肉了,再涮就要老了。老了不好吃。”


王杰希起身,伸手越过火锅拿起唐昊的碗,用小漏勺把锅里的肉全都捞出来盛人碗里。满意的看人碗里堆起一个小尖,才又抓了把生菜扔进锅。


“咱俩今晚也不用想那些别的了,就当朋友之间吃个饭。”


“咱俩的事也就那样了,想太多也没用是不是。都走到这一步了,咱俩谁都挽回不了了。”


“快吃吧唐昊,吃完了,咱还得好好过,是不是。”


“是。”


也对,都到这一步了,也就那样了。


8.

吃完火锅之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王杰希还是没日没夜的忙,唐昊也跟着公司里的长辈学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两个人都在没事找事,让自己忙起来,企图能在繁忙中暂时忘掉对方。


结果黄少天一个电话把唐昊吓得够呛。


“哎哎哎,是唐昊不,我,我黄少天。哎你是不是在上班啊,我跟你说个事啊你可千万别告诉王大眼是我跟你说的,他不让我说。那个啥,他被人打了,医患纠纷,医患纠纷你懂不。患者家属不了解情况在医院里吵吵,结果大眼就上前解释,这一解释不要紧对方家属火了,上来就动手啊,三四个大老爷们对着大眼就是一顿砸啊,大眼还差点被捅了一刀子,得亏保安来的及时,刀子没捅的进去,就是划伤了点。但是那帮人下手挺狠的,大眼的肋骨被打断两根,浑身的淤青啊……”


后面的话唐昊也没听进去了,拿起外套就往外冲,也不管后面同事大喊“你去哪儿,快回来,上班呢”,他现在满心都是王杰希,他害怕王杰希出事,那他这一辈子就真的再也见不到王杰希了。


这次的医患纠纷事闹的挺大,王杰希在医院里也不是小人物,唐昊不用问基本上也知道王杰希的病房在哪儿。推门而入,王杰希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似乎已经睡着了。


“哎,唐昊唐昊,”黄少天起身朝唐昊走过来,“出来出来,我跟你说点事。”


“王杰希的事?你跟我说了有外伤而且肋骨断了两根。”


“不是,是另外的事。就是这次的医患纠纷,警方不是介入调查了嘛,但是病人家属那边恶人先告状啊,我也不知道这个比喻对不对啊,反正病人家属那边说是医院的不对,吧啦吧啦的,把事都推大眼身上了。我问文州啊,你知道文州是在警局干活吧,文州说对方想打官司。卧槽这打官司是多日狗的事啊,大眼这律师我们咋给他找啊?而且大眼可是受害者,咱不能找个律师还把大眼坑了不是?”


黄少天吧啦吧啦说了一串,唐昊也算明白了,黄少天也是打算以牙还牙。


“我有律师证,这个官司我能打。”


“……卧槽卧槽你确定?!你以前打过官司?你不是学金融的么?!”


“我上学的时候是学的双专业。打官司我没经验,最多就是个模拟法庭。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官司我要打定了。”


“那成啊,我帮你整医院这边的材料,大眼这边我也会找人帮忙看着。你就安心打官司,有啥事你就直接跟我说,我让文州帮你。”


“嗯。”


唐昊低着头,攥紧了手里的外套。


王杰希,这次换我帮你。


9.

回到公司之后唐昊请了长假,随意收拾了下唐昊就回了家。


打了电话给邹远,告诉了下邹远大体状况,对方立马给发了几个相似的案例供唐昊参考,顺便也教了唐昊一些必要的开庭知识。案子不难,对于邹远来说不太困难,但是他知道唐昊是铁了心要去做这件事,所以自己只是表示有问题可以来咨询他,多的事他不会插手干预。


打扰人谈恋爱是要被驴踢的。


唐昊拿到案例和证据之后也没闲着,把自己关在屋里了将近两个周,没日没夜的整理资料搜集证据。所有的东西都是唐昊自己一手来办,工作量可想而知。咖啡袋子堆了满满一桌,满地都是废弃的纸团。唐昊不想输,也不能输,在涉及王杰希的问题上,他只能赢。


第三个周,如约开庭。那天唐昊醒的很早,穿了西装,从容不迫的到了法庭。邹远给唐昊当助手,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审判席。


所有人都很紧张。


那天的唐昊不知道是怎么打完这场官司的。后来邹远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嘲讽最犀利的唐昊了,程度差点能赶上叶教授。唐昊咧嘴笑笑,也没说啥。


开庭结束后唐昊就去了医院,悄悄地推门而入,却发现病床上的人站在窗边,悠哉的吃着苹果看着窗外的风景。


“唐昊?你来了。”


“你……你怎么不在床上躺着?”


“好很多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让我硬生生躺三个星期。躺着太难受了。”


“嗯……”


“谢谢你帮我打官司,”王杰希扔了苹果核,用病号服擦了擦手,张开手臂,“来抱一个表示我的感谢?”


“嗯。”


身体比嘴巴更快。“嗯”字刚说完,人就已经扑进了王杰希的怀里。王杰希拍拍唐昊的背,安抚了人。


“没哭吧?嗯?”


“傻逼才哭。”


唐昊狠狠的擦了把眼睛。


“唐昊。”


“干嘛。”


“晚上我就出院了,我们回去吃饭好不好。我想吃你包的饺子。”


“吃吃吃就知道吃!想吃我以后天天包给你吃你想吃什么味的我就包什么味的,让你整个人变成饺子!”


“那你不能嫌弃我啊?”


“就嫌弃!呵!”


那一日,春光正好。


评论(1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