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王昊】一墙之隔01

开心到飞起来

北风乱:

 @薄病酒__翀 ,感谢脑洞提供~我尽力了啦QAQ




01.


        唐昊注意到洗手间门口站了一个人的时候,正在用吹风机整发型。冷不丁冒出这么个人来,换了谁都要吓一大跳,他手上难免失了力道,吹风机不受控制地重重砸到头皮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反观来者,一点岔子也没出,倒是叫得比唐昊更大声,火急火燎地冲上前来,捧住他的脸,往下一带,就想去看他伤着没有,一边嘴里还絮絮叨叨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疼不疼啊,哎呀不行,我得叫小华给你看看。”


        这人比唐昊矮了将近一个头,他顺应那人的动作把头压得很低,此时却是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不用了吧,我就磕了一下,妈你就别小题大做了。”


        他挣脱母亲的手,把吹风机的开关关了,洗手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你怎么突然想着过来了?”唐昊问。


        “我听到你吹头发的声音了。”唐妈妈笑了笑,神色却称不上多么高兴,“你今天起得好早。又要出去玩啊?”


        唐昊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他知道母亲一向不喜欢他在外面玩,他去的那些个场所,在母亲眼里都是不入流的地方,只是拗不过他,便只好妥协。


        唐妈妈看着他,目光闪躲,姿态扭捏,看起来千万句话都到了嘴边又被她咽下去反复咀嚼。


        唐昊实在是看不下去,主动开口了:“我跟你说过的,上大学时特崇拜我那学弟,你还记得吗?”


        唐妈妈稍作回忆:“喔,你说那个叫……什么什么哲的?”


        “对,就是他。他前两天刚拿的毕业证,我得展现展现我的大哥风范,带他玩玩。”


        唐妈妈长舒一口气:“我见过那孩子,看起来挺老实的……”接着又略带责怪地看他一眼,“你带人家玩又是去夜总会吧,不像话。”


        “男人嘛,妈你就别管了。”唐昊说着,不停地扭头在镜子里观察自己各个角度的发型,唐妈妈看着直发笑:“瞧你臭美的。”


        “什么叫臭美?我不注重形象还怎么泡妞?”


        唐妈妈听了唐昊这番辩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提醒道:“你之前答应你爸今天跟他见个人的,可别忘了。”


        “忘不了忘不了,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送走母亲,唐昊又花了许多心思时间挑衣服,还喷了点香水。他今天约的几个女孩里有一个挺讨人喜欢,以他的功力,估摸着再有两三次约会就能拿下。


        把自己整的光鲜亮丽了,唐昊开着车去到××会所,他一进门,不出所料地再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赵禹哲可没唐妈妈印象中那么老实,跟着唐昊的人首要条件是得放的开,他自然也不例外,坐在几个女孩子中间没有半分拘谨,谈笑风生。


        唐昊很少大白天的来夜总会,白天的会所没什么糜烂的气氛,要不是晚上得跟父亲去见人,他绝不会选这么一个乏味的时间段。


        好在包间里的光线足够昏暗,喜欢的姑娘坐在他左手边,吐息轻柔地呵在他裸露的脖颈上。


        时不时有人上去唱歌,剩下的人玩着暧昧的游戏,唐昊边和赵禹哲聊着以前在大学的事。


        很快有人惊呼:“你俩都是N大的啊?好厉害!”


        唐昊对于这类称赞一向是不吝啬接受的。他比赵禹哲高一届,刚一毕业就在N市著名的××公司就业了。这公司当初就是他父亲一手创建的,发展到如今,在N市还是相当站得住脚的。他父亲给他安插了一个基层的职位,以他的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的,但以他的资历,便免不了被人指手画脚,这时他一本学位证和记录了四年学分绩点的成绩单就成了最有力的反击。


        富二代又怎么了?他唐昊是有才华的富二代。


        游戏进行到白热化,唐昊输了,惩罚是亲旁边的人一下。这项“惩罚”真是太合唐昊的心意了,他正要和那名女孩子接吻,手机突然响了。


        是备忘录的闹钟,他随手关掉,只觉得兴致尽失。


        “啧。我还有事,先走了。我跟这儿的老板说好了,赵禹哲你和她们接着玩。”


        唐昊起身,迅速离开了,也不顾赵禹哲还在后面叫唤:“唉,昊哥……”


    


        唐昊定的闹钟是四点半,赶去今晚的见面地点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却活生生在行道树的见证下开出了一个半小时的记录。


        唐爸爸早已等在那里了,见他来立刻上前:“你怎么才来?”


        “堵车。我迟到了?”


        “没,还有二十来分钟,快快快,去换身衣服,喷点香水。”


        唐爸爸早在一周前就反复提起今天要带他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了,唐昊也不敢怠慢,躲到洗手间换好准备好的衣服,又抓紧时间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仪表。


        这套西装是唐妈妈在他结业典礼前找人为他量身定做的,也就穿了那么一次,一直被压在箱底,如今穿在身上,竟是怎样都别扭。


        这当然不排除唐昊的心理作用。他破天荒感到了紧张。能和被父亲如此在意的大人物见面,是不是代表自己的能力被认可了呢?他是不是也能独当一面了?


        等到他一切就绪坐到座位上以后,对方还没有来。


        又等了几分钟,对方还没有来。唐昊不禁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还未来得及读出时间,就听得耳边传来一把清丽的女声:“唐昊先生……?”


        即使素颜也足够出众的容颜,落落大方的姿态和恬静淡雅的气质。微笑着确认他的身份的,竟然是一位看起来很年轻又漂亮的女性。


        唐昊立刻站起来和她握手:“我是。”


        简单的致意过后,女人坐到他对面,满怀歉意地笑笑:“让你久等了,抱歉。”


        “哪里,我也才刚到。”莫说是唐昊确实才刚到,哪怕他已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见面对象是这样一位美女他也忍了。他按下桌上的叫餐铃,服务员很快赶来,递给他们一人一本菜单。


        点餐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那我们开始吧。”美女笑盈盈地说,“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沐橙,今年27岁。”


        27岁,作为重要的大客户或者合作伙伴来讲实在是太年轻了。他不由感慨,果真是个女强人啊,自己也要努力才行。


        “我听令尊说你比我小几岁,你会不会嫌我太老啊?”苏沐橙十指相抵置于下半边脸之前,留一双柔和的眸子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怎么会,我觉得你既年轻又优秀。”唐昊这句夸奖是十足真诚的。苏沐橙也察觉到他的认真似的,掩住嘴、偏过头笑道:“……谢谢。”


        差不多是时候说正题了吧。虽然老爸让自己随便聊点什么就好,但是他也只能谈论自己这一年在基层里感受到的公司的优点吧?唐昊打好腹稿,正要开口——


        “你什么星座的啊?”


        “………………………………啊?”


        唐昊愣住了。他有点拿不准对方的心思。星座?这很重要吗?


        “你什么时候的生日?”


        “……4月……”苏沐橙的眼神似乎在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光知道月份还不够吗?“16。”


        “那就是白羊座的了!”苏沐橙一拍手,“我是水瓶的,咱俩的星座还挺般配呢!”


        ???唐昊不想显得太蠢,但他实在想不通对方突然提起星座还煞有介事的是闹哪样。考验他的幽默感?


        “……那还真是荣幸……”最后,唐昊干巴巴地挤出这么一句。


        苏沐橙掏出手机,低头捣鼓一阵,然后把手机递到他眼前:“白羊的明日贵人星座是巨蟹座哦。”


        “……”巨大的疑云渐渐笼上唐昊的心头。


    像是能看到唐昊的忍耐力槽一般。


        “开玩笑就到此为止吧。”对面这人突然收敛了嬉笑的表情,将手机扣在桌面上,带着不可令人忽视的气势开口了:“我想了解一下贵公司的运营体制。”


        一瞬间唐昊忘了她的年纪,忘了她的性别,忘了她刚才的脱线言辞,挺了挺腰杆,正色道:“是这样的,我们……”


        “算了,我又不想听了。”气势如漏气的皮球般迅速瘪了下去,苏沐橙又用她那双盛满笑意的眼睛看着唐昊了,“唉,忘了问了,你是什么血型的呀?”


        觉得自己正被吊着玩,忍无可忍的唐昊在桌子底下握紧了拳头:“请问我们今天的主题是?”


        苏沐橙“啊呀”一声,脸上的笑使她的惊讶看起来很不真实:“令尊没有告诉你,我是你今天的相亲对象吗?”


        唐昊的鼻子都要气歪了。他猛地站起来,双手一拍桌子,送上来没多久、尚未来得及被享用的饮料也因为这股力道溅出来几滴。唐爸爸怕是一早派了人手在旁的桌子监视这边的情况,见唐昊要发作,急忙冲上来打圆场。


        还没等到唐爸爸开口,唐昊先忍不了了,冲他怒吼道:“你居然给我安排相亲!我才23!”


        唐爸爸不甘示弱:“都23了!!!国家规定22岁就可以结婚了!!!!”


        “重点是你给我安排的女人年纪还比我大!”


        “年纪大更顾家,你懂什么!”


        苏沐橙抿了抿唇,还是那样浅笑着:“看来唐少爷对我不大满意,我就先失陪了。”


        “苏小姐,犬子不是这个意思……”唐爸爸看样子还想挽留她。


        不可理喻,太不可理喻了。


        他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疯,结果他才刚过法定结婚年龄一年,父母就急着安排他相亲了。现在更是对那个姓苏的恶劣女人赔着笑脸,是要气死他吗?!他唐昊这么受欢迎,还能成为滞销货不成?!需要这么着急?


        直到这场闹剧落下帷幕,唐昊还是憋着一肚子火没处发。


        他总不能横眉冷对溺爱着他的父母吧。


        




        八点五十三。


        唐昊又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过的奇慢无比,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更是令他烦躁。


        流年不利!昨天才被老爸骗去相亲,今天又被困在了公司的电梯里。


        被关在电梯里才不过几分钟,他就有点喘不过气了。他当然知道电梯并不是完全密封的空间,就算被关几个小时也不存在窒息危险。


        可是和同事一起被困,情况就不一样了。空气仿佛凝固了般,让唐昊感到呼吸困难。


        那些人宁可挤作一堆,也不肯向他这里挪半步。


        唐昊的身份在公司里不算秘密,这事儿也不知怎么传开的,几乎在刚上岗第二天,唐少爷来基层体验生活的消息就传遍整个公司了。他并非喜欢仰仗父亲的光环在公司里作威作福的人,奈何父亲的地位摆在那里,同事与他交往便多少带有三分敬畏。


        急救铃已经按过了,没什么反应,电梯里没有信号覆盖,求救电话也拨不出去。要获救真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他这样想着时,电梯门竟然传来了有规律的敲击的声音。


        嘈杂的电梯内迅速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有人的声音从电梯外的上方响起:“有人被困在里面了吗?”


        世界有几秒钟陷入了彻底的安静,骚动的心骤然平定下来,心情舒畅得不可思议。然后,心跳声回来了,呼吸声回来了,同事们的呼救声也回来了。


        他在一瞬间,觉得那把声音简直就是天籁。隔着金属,分明有些失真的声音,说不上多么独特,倒也确实好听。


        有人发现了他们,物业的工作人员当然很快就赶来了,三下五除二地撬开电梯门,应急灯的昏黄灯光在明亮的外界对比下失去了原本的功能。电梯井停在了两层楼中间,同事们看向唐昊,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开口请他先出去。


        又他妈被特殊对待了。唐昊不想再推辞,撑着地面就跳了上去。站在外面的,除了弯着腰的工作人员,还有一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性。


        他的气场不同寻常,仿佛内敛又富有爆发力。相貌也不同寻常,一只眼睛很正常,另一只似乎格外大一点。他看到唐昊脱困,只朝他点了点头,连笑容也没给半个。唐昊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就在此时。


        “帮忙一起拉女士们上来?”那人扭头征求他的意见。


        唐昊瞪大了眼睛。


        ——是刚才那个在电梯外说话的人。




TBC。




        第一章大眼竟然只出场了这么一下下……依我的话痨程度,看来长篇不是梦了!!!嗯,第一章真是进展又快又无聊……第二章或许会好一点吧……?



评论

热度(8)

  1. 薄病酒__翀北风乱 转载了此文字
    开心到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