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王昊】时间之人(上)

写在开头。
暂时只写出了这么点东西,所以就放出来了。写的真的好短哦……我都不好意思打tag……中和下大概要等过段时间安分下来以后吧。最近各种考试和作业挤在一起,专业课也没结束,而且最近的身体也实在是不怎么样,没什么心情去做别的事了。
私设很严重,毕竟我觉得小孩子应该童真一点,要什么严肃!
ooc*3
放上组织。
欢迎加入好王昊不吃嗎!
群号码:431749828

Part.1  FIVE
唐昊是在花田里遇到那个戴着大大巫师帽的孩子的。

“星星在天空中眨眼
月亮在云彩中哭泣
我对着夜晚低声的吟诵
神圣之诗在流浪
它将美好带向人间
却在黑暗中燃烧殆尽
灰烬化为天空的星星
在灿烂的夜空中
为曾经的人祈福”

那是一首唐昊从来没有听过的童谣,但是他觉得内容的虚无缥缈又不像是一首童谣应该有的曲调。戴着大大巫师帽的男孩子跪在花丛里,双手合十,双眸紧闭,用着儿童稚嫩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吟唱,神情肃穆就好像教堂里对着石不转祷告的那些教徒。

为什么要唱这首歌呢?这首歌讲的又是什么?

唐昊有一肚子的问题,他很想抓住这个男孩子然后让对方解答自己所有的问题。可是他又不忍心打扰到对方,生怕这个孩子以后不会再来这里,自己又会变成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你好?”

男孩子在唱完最后一遍歌曲之后站了起来。他注意到那个穿着不是他们国家装束的长发男人很久了,对方似乎对自己很好奇,但是又没有什么恶意。看着对方抓耳挠腮一脸痛苦的样子是很令人愉悦的事情,所以男孩子今天特意把歌曲多唱了几遍,好让对方多等一会。

“呜哇!”唐昊被吓了一跳,他不知道男孩子是什么时候来到他的面前的。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心情,“你好。”

“先生在这里很久了,”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和一米八三的唐昊一比他显得那么小,所以只能仰起头看着唐昊,“是有什么事情么?”

长得好可爱。

这是唐昊见到孩子的脸蛋的第一个想法。大眼睛,皮肤很白净,脸还有点婴儿肥,左眼下有个星星一样的疤痕。栗色的头发顽皮的从巫师帽里蹦出几根,然后又被小孩子一本正经的塞了回去。弯腰轻轻松松抱起小孩子,用手给对方扶住了帽子。

“你这个巫师帽,是不是偷偷戴的你爸爸的?也太大了。”

“嗯。不过不是偷偷,我有跟爸爸请示过的,他准许了。”

小孩子很喜欢被抱起来,又或者说他很喜欢唐昊身上那种干净的味道,总之他乖乖的被人抱着,双手还搂住对方的脖子来稳住自己。

“奇怪的父亲啊……”唐昊嘟囔着,抱着小孩子的那只手用力了一些,怕孩子掉下去,“你叫什么?”

“问别人名字之前应该先自报家门,连这种礼仪都不懂么,不然真的很像一枪穿云和无浪在萨卡斯城追捕的那个诱拐幼童的怪蜀黍哎,叔.叔。”

“哈?叔叔?我哪儿有那么老?”唐昊有点气愤,明明长的这么可爱的孩子居然嘴巴这么毒,“叫哥哥,哥哥知不知道!我的名字啊……我想想哦……唔……唐昊?”

“记不清自己的名字真的超级可疑哎唐叔叔,”小孩子收回一只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掏出两颗神秘东方传到萨卡斯城的糖果,一颗塞进自己嘴里,另一颗塞给了唐昊,“我叫王杰希。”

“王杰希?”

唐昊默念着这个名字,想把这个名字记下来。王杰希瞅着这个一脸纠结的大人,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我要回家了。”

“回家……么?那你以后还会过来么?”

“会啊,为什么不会?”

“那个,糖……”

“下次见面再带给你吃好了,我先走了,再见。”

男孩子拽着巫师帽的帽檐越跑越远,唐昊瘫坐在地上,双手托腮,看着男孩远去。糖在口腔的热度下融化,舌尖上甜甜的味道停留了许久,久到让唐昊终于把这个孩子的名字记在了心里。

“下次一定要来啊。”

Part.2  TWELVE
学校的课程一定是枯燥乏味而且极其没有人情味的。

这是唐昊在王杰希不知道多少次在他面前完成作业时得出的结论。十几岁的少年比一开始唐昊刚见到他的时候高了许多,脸上的婴儿肥也没有了,但是人还是长的相当精致漂亮,连眼角星星样的疤痕都很可爱。

“为什么你总是要写这些东西?数字,奇怪的符号,还有各种各样的文字和公式。你不是想成为你父亲那样的巫师么?那应该要做一些什么实验吧?比如各种装着五颜六色药水的瓶子,会飞的扫把,还有……”

“你脑洞好大哦,”少年扔下羽毛笔,白了唐昊一眼,“学校没有专门的这种课,现在所有的孩子都要学习文化课,等稍微大一点才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去选择选修课程。我有跟你说过这种事吧?”

“那大漠孤烟为什么会是你们的老师?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他是拳法家选修课的老师吧?还有一叶之秋,是战斗法师选修课的老师。”

“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么……唔……应该算我们现在的……体能老师?不会教些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是想让我们身体健康而已。那些老师不一定就只教选修课,就比如夜雨声烦,剑圣,他是剑客选修课的老师,但是他同时也是我们历史课的讲师。你知道大陆的历史是很长的,所以需要一个……”

“需要一个话多的老师?”

“……嗯。话多的老师。”

私下的王杰希说话是很可爱的,也会有一点小话唠,说话会不用什么敬词,想到哪里说哪里,完全没有平常在学校在家给人的那种小严肃。唐昊喜欢这样的王杰希,因为他觉得这样他们沟通起来会很有趣。

这个时候的小少年是对所有东西保持着强烈好奇心的人。隔三差五王杰希就会偷跑到隔壁的帕纳森林进行一场说来就来的冒险,当然小分队里也有唐昊,一大一小的冒险更像是一次郊游,走累了就停下来,两个人一起分享王杰希的妈妈做的美味午餐。

“你以后会和你父亲一样成为巫师然后在大陆流浪么……?”

“我为什么流浪?我要做的是待在家里做各种各样的药水或者其他东西,也可能偶尔外出帮助城里维持一下治安什么的。虽然想做什么是自己来决定,不过我的计划里并没有关于流浪这一项。毕竟流浪这种硬性规定是散人才必须选择的。比如,君莫笑。”

“因为血统的繁杂他们需要不停的游走。尽管他们强大但是人族和魔族的混合血统却没办法让他们在任何一个地方立足。他们无疑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存在,可也是大陆上最孤独最可怜的存在。”

这是夜雨声烦告诉他们的。王杰希记得那个总是带着笑容去做每一件事的剑圣在讲到散人的时候,眼里透露出的心疼与无奈。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强大的背后背负的是血的代价。

“真可怜。”

唐昊捡起那根羽毛笔,在手中把玩。羽毛笔金色的笔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晃的王杰希的眼睛有点疼。

“唐昊……”

“嗯?”

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在萨卡斯城?你会不会和那个传闻中那个散人君莫笑一样,背负着太多的东西呢?

“没什么,这次没有带糖,下次给你带双倍好了。”

“好。”

遥遥无期的tbc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