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王昊】时间之人(中)

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就写了个中(。・ω・。)ノ♡
依旧童话故事风全角色ooc
写的时候我好饿……。
本来打算上中下完结的,按照这个发展的话,我下要写多少个小故事啊?!
顺便不知道我单词有没有拼错……

Part.3  TWENTY
王杰希大概是大陆上最年轻有为的巫师了。不到20岁就通过了巫师资格的考试,创造出的各种东西不拘泥于书本上的东西,为人正直又愿意出手帮助人,名声好的不得了。

不过自从王杰希出名之后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无数慕名的而来的人都是为了占卜或者求药——虽然求药似乎应该去找大教堂的石不转牧师——就算啥也不求来看看王杰希也是好的,总之王杰希忙的不可开交,每天都要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去应付客人。

不过唐昊不太清楚这些东西。他还是在那片花田里等着王杰希来找他给他带糖果或者萨卡斯城供不应求的百花缭乱特制腊味鹿肉,有时候好多好多天都等不来王杰希,唐昊就只能饿着肚子。

“大概是长大了所以不太想像小时候一样来找我玩了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

唐昊抓了抓短短的头发,嘟囔着。他的长发被王杰希一剪刀剪掉了,虽然剪的乱七八糟的不过唐昊还是很开心。有个人愿意给自己剪头发终归是件好事,至少这意味着有人记得他。唐昊是个很容易被满足的人,一点点的恩惠大概就能让唐昊开心很久。

“等我很久了么?”

后来唐昊在落叶纷飞的季节终于再一次的见到了王杰希。这个时候的王杰希已经是个完完全全的成年人了,五官长开了,也不像小时候还有点婴儿肥。个子也拔高不少,虽然跟唐昊还是差上那么一丢丢,到至少也是长到了180的男人。唐昊觉得眼前的王杰希有点陌生,伸出手指摸了摸对方左眼下的星星疤痕才断定这个人就是王杰希。

毕竟王杰希的星星是独一无二的。

“给你带了糖,还有腊味鹿肉。八音符那里已经没有新制的酸奶了,所以买了保质期很短的树果汁给你。”
“那我这几天就没有东西喝了。”

唐昊接过王杰希的篮子,把篮子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摆在地上。篮子里的东西很多,不仅仅局限于王杰希说的那些。唐昊挨个看了看,发现里面还有刚刚出炉的土司,百花缭乱特质蜂蜜和特质鲜花酱。

“午饭吃土司怎么样?”男人拿出土司,撕下一小块塞进自己嘴里,“我要投诉索克萨尔,他的土司越来越难吃了。”

“索克萨尔是谁?你的朋友么?”

唐昊挑走了鲜花酱,用银制的小刀挖出一些鲜花酱,给土司抹了厚厚一层鲜花酱。男人吞下嘴里的东西,不可否认的点点头。

“索克萨尔啊,是个术士,一个心很脏的术士。虽然他的烘焙技术不错不过我发现他的烘焙技术满点只是单纯的针对夜雨声烦。”

“其实挺好吃的,”唐昊咬了一口土司,鲜花酱的味道刚刚好,鲜花的香味在嘴里散开,“今天的鲜花酱不是大陆的花做的。”

“你能吃出来?”王杰希挑挑眉,凑过去咬了一口对方的土司,“今天的鲜花酱是东方大陆的来的鲜花做的,这得多亏君莫笑,要不是他去了东方我们还吃不到今天的鲜花酱。”

“想吃自己抹去,别吃我的。”

唐昊把剩下的土司一股脑的塞进嘴里,脸颊鼓鼓的甚是可爱。

“对了,我有了自己的名号。”

“名号?”

“嗯。在这个大陆传下去的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你的名号。名号算是,身份的象征?”

“那你是什么?”

“王不留行。”

王杰希扭开蜂蜜的盖子,用手指蘸了点蜂蜜塞嘴里舔舔。唐昊嫌弃了对方这种极为幼稚的行为,然后用自己的衣服给对方擦了手指。

“一点也不炫酷。”

“这有什么关系么?!”

“大概吧。名号这种东西哦……其实我也好想有一个哎……”

Part.4  THIRSTY TWO
王杰希想跟唐昊进行一场面对面的座谈会很久了。虽然并不是没有时间,而是唐昊太不配合,每次见面不是吃就是说些有的没有的垃圾话,或者跟他吵一架。每次都被迫认输的王不留行感到了心累。

就跟养了个儿子一样,心智还极其不成熟的那种。

“所以我们要谈什么?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

王杰希也不知道唐昊是怎么了,总之在某一年的鲜花盛开的季节,提着一篮子食物去看他的时候,唐昊就成了这幅“给本王跪下”的中二样,脾气也是暴躁了许多,拌嘴已经满足不了唐昊了,找准时机干上一架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嗯,这个时候就不要提单方面的惨败了。

“你不是人吧?或者说不是普通人。”

“你才不是人。”

唐昊喝下一大口酸奶,朝人翻了个白眼。王杰希从善如流:

“我确实不是人,我是大山里一株修炼千年的王不留行。”

“放屁!老子看着你长大的你怎么可能不是人!”

“既然你知道你干嘛要反驳我,”王杰希捏起一块方糖,扔进咖啡杯里。方糖在咖啡的热度下慢慢融化,苦的发涩的咖啡里多了一丝甜味。王杰希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我从小到大,至少我已经活了32年了,在我认识你的这25年里你根本没有变过样子,永远都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你还觉得你是人——普通人?”

“我不清楚。”

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是谁。

“单纯的失忆?”

“我怎么知道!”唐昊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你可不可以问一些我知道的问题!”

“其实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你的身份而已。如果这些我都知道了,如果下次你跑不见了,我还能顺着这些东西找到你。”

“我不会离开这里。”

“谁知道呢,”王杰希盯着对方的脸,“如果你的家人找过来了呢?如果你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所以决定回去寻找你的亲人呢?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待腻了想要回去了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果发生了,我总得有一些防范的举措吧?”

“我不会离开。”

唐昊没有接话,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很多东西他也很想知道,他也渴望着去了解一些关于他自己的东西。但是他不想离开,就算是这么多年他只有王杰希这么一个朋友。

“抱歉,我不该逼的太紧。”

王杰希伸手揉了揉唐昊的脑袋。这个比自己高的男人此时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和他魔法课的一个叫做高英杰的孩子很像。那个孩子胆子很小,很容易哭,所以王杰希就会不自觉的去疼爱他关注他,就像现在对唐昊一样。

“唐三打。我只能记住这一个。”

“什么?”

“唐三打。我的脑子里除了你,唯一能记下来的只有这一个东西。如果你要查,就从这个名字下手吧。我只记得这些了,对不起。”

“谢谢。”

王杰希给唐昊倒了一杯甜牛奶,唐昊喝着,觉得今天的甜牛奶比以往的都要酸,酸的睁不开眼睛。

遥遥无期的tbc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