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王昊】时间之人(下)

没什么可说的,强行he。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我快忘了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写手了。



Part.5  FORTY FOUR
四十多岁的王杰希还没有结婚。

连结婚对象都没有。

作为王杰希的损友,索克萨尔对王杰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嘲笑,顺便还拉着夜雨声烦两个人秀了个恩爱。最后被王杰希一句“师生禁断的夕阳恋基佬闭嘴”给顶了回去。

“注孤生吧你!”

王杰希对这种事丝毫不在意,每天除了招待各种慕名而来的客人之外就是躲在家里研制药水和药粉。其实家里面有没有女主人都不太有所谓,很多事情王杰希都可以自己去做,没必要再加一个人。

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孤独到极点了,就提着小篮子去找唐昊。唐昊的模样还是一点也没变,永远都是年轻人的样子。相比之下,王杰希成熟的样子反倒有点老气了。
唐三打是什么,唐昊曾经问过。王杰希耸耸肩,把一张纸扔给了唐昊。

“几百年前大陆的一个守护者,活到正常人该去世的年龄去世了。不知道葬哪儿了,因为尸体被家人带回东方了。就这样。”

“好无趣。”

唐昊在说这个的时候在吃刚刚出炉的焦糖酥饼。梅糖的被烤的刚刚好,酥饼入口即化,整个口腔里都是甜腻腻的味道。

王杰希看着不亦乐乎的唐昊有点心猿意马。

沾满糖浆的唇,在衣服的遮掩下若隐若现的胸肌,低腰裤遮不住的漂亮的人鱼线……王杰希觉得口干舌燥,拿起手边的水壶不断的喝水。唐昊看着盯着自己的王杰希有点不理解,低头一瞅自己手里的半块酥饼立马明白了,想吃自己的酥饼又不好意思说嘛。

“喏。给你吃,想吃就直说不用这样扭扭捏捏。”

漂亮的手指捏着半块啃的乱七八糟的酥饼,王杰希低头,咬住了半块酥饼。唐昊有些得意洋洋,“你看吧很好吃的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你不吃。”

“嗯,好吃,”王杰希吃掉了酥饼,伸出舌尖舔了舔唐昊的指尖,“我觉得你会比酥饼好吃多了。”

猛的压住人,按住对方的脑袋强迫人与自己接吻。王杰希的耐性好到可怕,舌头划过唐昊的齿贝,一点一点的撬开对方的牙齿,霸道的汲取对方所剩无几的氧气。唐昊早就不再反抗,比起强吻还是缺氧的滋味更不好受。
一吻终了。

唐昊用胳膊挡住眼睛,面色潮红,大口大口喘着气。王杰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手指不安分的在人身上乱划。

“我能继续么?”

“滚吧你。”

“那我算你同意了。”

长年锻炼的手指灵活性现在被表现的淋漓尽致。腰带被轻轻松松的解开,细长而有力的长腿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上衣早就被王杰希掀起来了,胸前的两点暗红在对方的挑逗下充血挺立。

简直把脸都丢尽了。

唐昊不愿意把手从脸上拿来,王杰希也不强迫,只是一心一意的在唐昊身上耕耘。没有了视觉上的冲击,仅仅只用身体去感受王杰希的所作所为,身体的触感被一次次的放大,当身后传来刺痛的那一刻起,唐昊觉得自己完了。

之后的事情唐昊就无暇顾及。整个人都沉浸在性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不知道是因为王杰希技术太好还是唐昊骨子里对爱的渴望,到最后唐昊就整个人挂在王杰希身上,感受着对方有规律的抽动。

一次又一次,唐昊筋疲力尽,但是王杰希似乎并没有玩的尽兴。所幸王杰希是个温柔的人,虽然没有尽兴,不过看人快要不行的样子,还是从对方身体里退了出来。用宽大的袍子裹住唐昊,也不管对方身上腿上湿哒哒的粘液,王杰希就这么抱着人,把对对方所有的爱化成一个绵长的吻。

“我真是瞎了眼了。”

左手抓起篮子里的餐刀,用尽所有的力量向王杰希刺去。王杰希也不太想躲,任凭刀直直的插入自己的左肩,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不开心的话我不介意你再来一下,”王杰希把刀拔出来,递给唐昊,“不过玩够了之后我们就得去清理一下,不然会生病。”

“你怎么不去死。”

唐昊扔了刀,牙齿狠狠咬住刚才的伤口。王杰希按住怀里不断颤抖的人,在人头顶落下一个吻。

现在我也是基佬了。不过这样也算我结婚了吧?

Part.6  FIFTY THREE
魔物叛乱,生灵涂炭。

前一周王杰希收到了一枪穿云传来的急讯,讯上表示希望王杰希能够前往战场与他们共同守卫萨卡斯城。看完之后王杰希就烧了这份信,没有告诉任何人。
包括唐昊。

这一个周王杰希过的很平常,除了待在家里制作东西就是陪唐昊到处溜达。有时候在大街碰上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王杰希还有心情跟他们扯一会皮。

装的简直天衣无缝。

唐昊睡下之后,王杰希就开始着手准备各种药剂和材料,他要确保自己在战场上有充足的后备使用,不仅是确保战争的胜利更是确保自己还有命活着回来见唐昊。这一切都是在唐昊不知情的状况下准备的,他不想让唐昊知道这件事,不论是考虑到哪个方面都不想让唐昊知道。

守护者是在七日之后低声号角响起之时统一集合的。王杰希几乎一夜没有睡,在号角响起之前就离开了。他不太担心唐昊会醒,前一天晚上他在唐昊的热牛奶里加了点东西,能确保唐昊一觉睡到大天亮中途不会醒。

轻轻关上门,理了理披风,压低了帽檐,王杰希骑着扫把离开了。没有回头,他怕回头就没有勇气再离开了。
号角响起的第七声就是守护者们离开的信号。王杰希看着队伍里的守护者,突然有点心酸。后来召集的守护者里面,大部分已经上了些年龄。年纪最大的应该算是大漠孤烟了,昔日的拳皇如今已经是满头白发,但是眼神里的坚毅却没有变。王杰希猜大漠孤烟已经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踏上这次的征途。宋奇英在拳法上的造诣足以让大漠孤烟放下心去投入战场,拼尽自己的所有去守护这个自己已经守护了几十年的城墙。

“愿神保佑你们平安回归。”

石不转作为大教堂的唯一一位大牧师,他不能与他的搭档共赴战场。他也有他的使命,他要守护整个城的人民,用自己的威信和力量让所有的人民镇静下来。他没办法上战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守护者们一遍一遍的祈福,保佑他们能够平安回来。

在路上,守护者们都很沉默。大漠孤烟稳稳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用身体去守住他身后的每一个人。夜雨声烦几次想开口,但是都闭上了嘴。王杰希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也知道夜雨声烦的顾虑。可是他也不能说出来,无论如何,给自己和别人留一个希望,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了。

休息的时候王杰希会想家里的唐昊。他不知道唐昊醒来发现他不见的时候是一种怎么样的表情。他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他不希望唐昊会来找他。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与唐昊共赴黄泉,可是那对唐昊来说是自私的。
“你是不是在想你家里的小情人啊?”

百花缭乱应该算是整个队伍里最轻松的人,王杰希的情绪不太高,百花缭乱就抱着自己做的酸奶过来找王杰希扯皮。王杰希点点头,不可否认。

“其实这很正常啊,你看好不容易以为自己能够安享晚年,老婆孩子热炕头了,结果突然就被赶去战场打仗去了,”百花缭乱的年纪比夜雨声烦还要大一些,但是这个人平时保持的不错,年纪挺大了头发上连个白发都没有,样貌也就像个三十多岁的人,也不知道是样貌年轻还是心态年轻,反正百花缭乱说话做事就跟个孩子一样,想哪儿说哪儿,说的也轻快,“我也不愿意来啊,我还想做生意呢,要不是大孙那个混蛋几个月去了前线还没回来我才懒得去找他呢。”

百花缭乱说的很轻松,王杰希听的很沉重。几个月没有回来,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件没有的话,百花缭乱大概不会扔下家当上战场的。

百花缭乱应该不是全队的守护者里面唯一一个因为这样的才上战场的。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奔往前线,即便他们知道前途未卜。

“我会回来的,大概。”

王杰希摸着自己眼角下的星星,喃喃自语。

Part.7  SIXTY SEVEN
就算在王杰希那里安定下来之后,唐昊还是很喜欢去花田那边溜溜圈。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想转悠,四处走走。这些年王杰希定期就会寄信回来,信里通常会说一些日常的东西,比如今天又吃了什么,扯皮扯了些什么之类的。有时候随着信一起来的还有各种职业的装备。唐昊明白什么意思,收到装备之后他就会带着这些装备去城里交给与装备有关的人。

有时候收到成双的武器,比如夜雨声烦的冰雨和索克萨尔的灭神,唐昊就会把两把武器葬在花田,上面种上一朵大波斯菊。

不过王杰希的信里从来没有提过他什么时候回来。唐昊也不恼,既然信能回来,那么说明人也好好的,没必要为此烦恼。

再后来唐昊也会想,会不会有天王杰希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呢?王杰希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带着他去城里溜达,买上很多东西,晚上回到家做上一份香喷喷的汤,两个人坐在桌子前边吃边聊,吃饱了就爬到屋顶看星星,打赌谁会先睡着。

不过只是想想而已,这么多年了,唐昊就算再傻也知道王杰希究竟干什么去了。虽然不明白具体的东西,但是唐昊觉得他能感受到王杰希的那种心情,既然身为守护者,就有守护的责任。那种责任在被冠上名号的那一刻起就重重的压在肩上,这是一份荣耀,也是一份重担。
不过还是不太习惯没有王杰希在身边。虽然好多好多年前自己也是孤单一个人,可是有了王杰希之后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晚上的时候唐昊会给自己热一杯甜牛奶,喝下之后再睡觉。以前这些事情是王杰希为他做的,现在他得自己做了,这样就像王杰希还在他身边一样。
唐昊有些时候睡得会很早。他早早的躺下,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屋子里很静,能够听到屋子外面风吹动叶子的沙沙声,和敲门声。

敲门声!

唐昊惊得立马从床上起来。来不及穿外衣,直接冲了出去,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万年不变的那个黑色的巫师帽和宽大的披风。

“抱歉,今晚回来的有点晚。”

声音没太大的变化,不过与唐昊记忆里的相比,还是多了几分沙哑。唐昊侧侧身让人进去,顺手带上了门。

“有吃过晚饭么?”

“还没?急着回来就没有吃饭。家里还有剩些什么么?”
“焦糖酥饼吃不吃?我买给自己吃的,你要是想吃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吃好了。”

“好啊。”

唐昊转身给人拿酥饼,手却不停的发抖。他听到对方站起来椅子挪动的声音,但是他没有勇气转头去看,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红眼圈的样子,那样很丢脸。
之后就是一个久违的拥抱。唐昊没忍住,眼泪就掉下来了。他用手胡乱的擦泪,但是眼泪流的太快太多了,他擦不及。

“对不起。”

“你去死吧。”

“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王杰希,欢迎回家。

Part.8   SEVENTY SIX
这几年王杰希老的有点快。头发早就花白,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人老了以后性子也就多多少少的变了些,跟唐昊的拌嘴少了很多,很多时候也开始耍小性子。

唐昊不太会伺候人,这样的王杰希确实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有时候王杰希这不满意那不满意的时候,唐昊一口气上不来就摔门离开,自己一个人坐在草地里拔草泄气。王杰希也不愿意去找他,让唐昊自己什么时候消气了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了?”

“啧。”

唐昊没好气的把今天采的树果扔在桌子上,自己背过身气呼呼的吃火腿。王杰希瞅了人一眼,伸手拿过树果喀嚓喀嚓的啃。

“难吃死了,又硬又涩。”

“你爱吃不吃啊!”唐昊转头夺过树果,没好气的扔地上,“你怎么那么烦人!”

“嫌我烦人的话离开不就好了,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就只能不断的麻烦人。”

王杰希满不在乎。十多年前的抗魔战争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伤害,现在的他只能每天依靠着药物生存下去。王杰希的腿脚不方便,所以采药熬药这种事情全部都落在唐昊的肩上。除了这些,做饭收拾家务外出采购这些琐事也通通是唐昊需要负责的。一次两次就罢了,时间一长唐昊心里不满的情绪就溢出来了,三天两头就跟王杰希吵架冷战。

“你别不愿意听,我说的都是实话,”王杰希撑着脑袋看着地上摔烂了的树果,“我年纪大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可以承担的王杰希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你比谁都清楚,现在只是勉勉强强的靠着药生活,再过十年?可能也不用那么久,一年两年甚至可能是几个月,药物就已经不能支撑我了。那个时候我就只能躺在床上混吃等死,安静的等着小手冰凉牧师给我做祷告。你可以厌倦我,但是我更希望你能早点离开我。虽然这不算耽误你的青春,但是这些时间里足以可以让你去找到一个更好的生活。”

“你闭嘴。快死了怎么还能那么多话。”

“可能我是死于话多?”

王杰希笑起来,似乎被自己这个笑话逗笑了。唐昊很配合的白了人一眼,收起了桌子上剩下的树果。

“晚上能申请喝奶油牛肉汤么?”

“你怎么总是喜欢这种恶心的要死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你做的比较好吃?一个将死之人的愿望你都不愿意满足么,真无情。”

“你是不是君莫笑附身了?净说些没用的话。”

“那叫垃圾话。”

“你要是再说垃圾话,”唐昊拿着牛肉恶狠狠的,“我就把你当成垃圾处理掉。”

“是。”

拄着拐杖勉强的站起来,缓慢的走到唐昊的身后,把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唐昊不敢动,僵着身体生怕王杰希摔着。

“我查到你的身份了。”

“哦。”

“不想知道?”

“随便吧,不太有所谓。你想说就说。”

“其实你就是唐三打吧?卷宗上只是说唐三打的尸体被带回东方大陆,就推断唐三打死亡。但是谁都没有见过尸体,为什么就敢断定死亡呢?我拜托一寸灰找到了百年前各个守护者的画像,上面的唐三打跟你一模一样。”

“那我为什么没有死?”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你需要守护这片大陆吧,所以某些魔法让你一直活着,不会生老病死,永远都一个模样。”

“嗯。”

“辛苦了。这么多年,一直守护着大陆。”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唐昊把王杰希揽在怀里,“我什么也记不得,除了你。我不太明白这样的长生不老有什么意义,你的年龄在变,你需要经过那些普通人需要经历的,但是我只能看着你静静的闭上眼睛离开这个世界。”

真是个完全没有意义的能力。

尤其是在真正喜欢上一个人以后。

Part.9   EIGHTY ONE
唐昊遵照王杰希的遗嘱把他葬在了他父亲的身边。

葬礼没有太多的人来参加,只有几个王杰希的学生来参加。叶下红捂着脸哭哭啼啼,木恩摘下帽子,闭眼为自己的老师默哀。唐昊站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将一支支大波斯菊放入棺中。小手冰凉朝远处的唐昊的点点头,唐昊才慢吞吞的过来,盖上了王杰希的棺盖。
“死者安息。您的一生将会永远被记录下来,供世人仰望。您是一位英雄,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好教师。愿您在天国安好,我们将永远为您祈福。”

女牧师将白色的花环放置在棺顶上,在胸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十字。全体在午后的阳光下站了很久,然后才三三两两的离开。飞刀剑最后离开的他盯着唐昊看了好久,叹了口气,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缓缓开口:

“如果以后你有什么困难或者麻烦,尽管来找我们,”飞刀剑攥紧手中的剑,“这是老师最后的愿望,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

“不用了,”唐昊摇摇头,推了飞刀剑一把,“他们在等你。”

年轻人依依不舍的看了眼白色的木棺,才转头离开。唐昊目送着人离开,转身,坐在了木棺的旁边。

“你居然就这么走了。你的生日还没有过呢。”

“你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有时候我觉得你特别烦人。”

“但是真的很喜欢你啊。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好多好多年啊,一直都很喜欢你。”

“觉得自己真是够矫情的。”

“你就这么走啦,我怎么办啊。我有点担心,如果很多很多年之后我忘了你,我该怎么办。”

“不想忘记你。”

“想记住你。”

“我能跟你一起走么?”

到后面唐昊已经趴在木棺上了,头枕着自己的胳膊,喃喃自语。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说着说着唐昊有些困倦,打了个哈欠,唐昊闭上了眼睛。

“让我睡会,起来再跟你说。”

晚上很静,连风声都没有,唐昊就这么趴着睡着了,没有做梦,很安稳的一个晚上。

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唐昊在鸟鸣中醒过来,眼睛似乎还不太适应阳光。揉揉眼睛,看着白色的木棺,唐昊愣住了。

“棺材?谁的?”

站起身围着棺材走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唐昊决定放弃。毕竟这跟自己没有关系,不小心趴在人家棺材盖上睡着了,等下走的时候道个歉就好。毕竟又不是故意的,应该会被原谅的。

“真够可怜的,死了棺材就这么摆在外面。我给你埋土里吧,算是我趴你棺材上睡着了的道歉。”

费力的挖出一个土坑,然后小心的将棺材放进去,忙完全程的唐昊躺在一边气喘吁吁。休息够了拍拍衣服站起来,给土堆上放了朵种在旁边的大波斯菊,转身离开了。

“愿你在天国安好。”

大波斯菊的花瓣落下了一瓣,风中传来不着调的童谣。

“星星在天空中眨眼

月亮在云彩中哭泣

我对着夜晚低声的吟诵

神圣之诗在流浪

它将美好带向人间

却在黑暗中燃烧殆尽

灰烬化为天空的星星

在灿烂的夜空中

为曾经的人祈福”

“啊啊啊王杰希你唱的难听死了快别唱了。”

“那你来唱?”

“不。我跟你说,我觉得我做了一个特别长的梦。”

“什么?”

“我梦见你死了。”

“下次梦点我好的吧。晚上我们吃什么?土豆炖牛肉怎么样。”

“做的好吃就行。”

“是。”

唐昊身边的男人轻轻笑起来,紧紧握住了唐昊的手。

“回家吧。”

“好,回家。”

END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