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病酒__翀

土豆片真好吃啊……不管是烤的炸的还是扔进火锅里煮的……

谈个恋爱吧♪

知道你们不吃性转所以我偷偷的嘿嘿嘿——
不打tag
韩文清x叶秀
半个小时的产物。手速超群。










韩文清觉得最近的叶秀特别不对劲,具体表现在近期的领地争夺都很少来了,一般都是方锐或者魏琛再不然就是唐柔出来抢。这种状况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叶秀不出马的争夺那就是兴欣出来看耍猴的。

当然发现这个事情的不止韩文清一个,但是像他这么上心的绝对就只有一个。他知道叶秀晚上在哪儿住,有时候他晚上干完架太晚了懒得回家的时候就会去叶秀的出租屋住一晚上。但是这几天出租屋都没人回来,韩文清觉得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周五放学的时候韩文清在小公园抓到了叶秀。叶秀本来想跑的,结果韩文清力气大,她扭不动,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

【这两天你干什么去了。】

【不关你事啊快放姐下来,姐还有事呢。】

【有什么事还能晚上不回家?】

【你监视我啊!】叶秀很不开心,【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你玩失踪都不告诉我一声,我监视一下还得告诉告诉你?】

韩文清这次真的生气了,直接把叶秀扛回家了。掏钥匙开了门,进了房间把叶秀扔床上。

【给你个反省的机会,不然别逼我不给你面子。】

【呵呵你还想强我啊怎么着?】事到如今叶秀也不在乎了,爬起来坐好抬头跟韩文清对视,【我就不告诉你怎么着了吧。】

【你确定?】

韩文清挑挑眉,上床压住叶秀,把叶秀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一下。腿还特意压住叶秀的两条腿,防止人乱踢。

【韩文清你要点脸!】

叶秀没法动弹,红着脸朝韩文清吼。衣服在挣扎的时候开了个扣,露出大片皮肤。

【你说。】

韩文清是铁了心了让叶秀说出她最近的行踪,叶秀怎么样他都绝不放手。

【你烦死了!我说行了吧!我这两天打工呢!】

【在哪儿打工连家都不回了?嗯?】

【我说了你不准生气。】

【看地点。】

【……酒吧。】

【你说什么?】韩文清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手上的劲不自觉就加重了几分,【你给我去酒吧打工,你他妈的知不知道你不能喝酒?】

【我知道啊,但是酒吧的工资高啊,而且想干多久都行。你紧张什么啊我又不是陪酒小姐!我在那儿弹钢琴!】

【你还会弹钢琴?】

【会啊,我以前学过。用来凑数是绝对没问题的——哎老韩你干嘛啊你别扒我衣服——】

韩文清腾出一只手,直接撕开了叶修的上衣。上衣穿的是衬衫,扣子又不紧,一拽扣子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没了衣服的阻挡叶秀整个上身露在外面,唯一的遮挡物就是件bra。白皙的小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血痕,沿着腰部直接划到了大腿。

【谁干的。】

韩文清的手指抚上去,沿着血痕向下滑。手指上的茧子划过皮肤的时候酥酥麻麻的,叶秀一个没忍住就叫出了声。

【是……是一个客人……嗯啊……老韩住手啦……本来向让我喝酒……嗯……啊……结果我不同意……一动手酒瓶子碎了……就……就划到我了……韩文清你给我住手!】

【长什么样。】

韩文清摸够了就收手了,衬衣是彻底不能穿了,韩文清就干脆拿了被子把叶秀整个裹起来。叶秀被韩文清整的难受,没好气的回答:

【我教训过了。不记得长什么样。】

【那你还敢去?】

【我急着用钱啊!不然我去哪儿要钱啊?我还能抢劫么!】

【要多少我给你。】

【别扯淡,你给我钱我拿去买东西还有意思么,】叶秀翻了个白眼,裹紧了被子,【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吗……然后我知道你特别喜欢一款手表就想买给你嘛……不过手头的钱不够就只能去打工了,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就差不多嘛……停别生气,你又皱眉!】

【我不用你买,你也别去打工,】韩文清搂住叶秀,让人靠着自己,【你在我身边就成了,别的我都不要。】

【老韩你可真会逗小姑娘乐。】

【你终于承认你是小姑娘了?】

【我也没否认过啊——】叶秀掀了被子,整个人钻老韩怀里,【我就是想让你开心点。】

【下次别这样了,我担心。你要是真想让我开心,我这儿还有一个办法。】

【不跟你做。】

【哦。】

韩文清冷漠。韩文清扑倒了叶秀。韩文清准备扒衣服了。

【陪我睡也成。】

【有病吧你你哪次来我这儿不是跟我抢床的?】

【那今天也得抢。】

【放开我我要去打工——】

【呵呵,做梦。】

韩文清居高临下的看着叶秀,扯出一丝冷笑。

【……。】



【睡觉啦————————————猜猜他俩干啥啦————————————】


第二天早上是叶秀先醒的,睁开眼就是韩文清的睡颜,叶秀没忍住,上去亲了一口。

【醒了?】

韩文清睁开眼睛。他本来就醒了,不过他在等着叶秀的早安吻。怀里的姑娘眨眨眼,点了点头。

【醒了就起来吃饭吧,想吃什么,喝粥?】

【好——】

叶秀跟着韩文清起了床。昨晚上韩文清帮她换了睡衣——其实也就是老韩以前的一件白T——腿到是没穿睡裤,叶秀自己不喜欢,韩文清也就没帮她换。

韩文清捡起地上的衣服套上,穿着拖鞋打着哈欠走到了厨房准备开火做饭。叶秀整个人蜷在沙发里面,看着无名指上亮闪闪的东西,对着厨房里的韩文清喊:

【老韩——】

【干嘛——】

【我喜欢你——】

【我也是。】

韩文清没有喊回去,只是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阳光透过玻璃照在韩文清左手的无名指上,闪过一抹耀眼抹光芒。


END♪

评论

热度(1)